熱門貼文

中國快易通:朋友圈被入侵了嗎?「私域流量」風起雲湧

文:黃采薇/旅讀中國 圖: camilo jimenez on Unsplash。本文授權自旅讀中國105期。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人人有微信的時代,社交軟體為企業主搭起掠奪雇員私人領域的棧道,殊不知這條棧道通往的很可能是空城,聰明的職場人會藉由各種技巧將人脈資源運往他處,留給貪婪的老闆一片荒原!

「刷了三十秒朋友圈,看到兩個帶貨的、五個發公司廣告的。」大概是大半年來,許多人打開微信的心情寫照──這年頭,朋友圈裡沒幾個人賣東西的,都不敢說自己有微信帳號。

這反映了從去年延續到今年的兩種情況:首先,大環境不景氣,各公司為了提振業績紛紛開始大力鼓吹賣東西,但是,想賣貨卻又因為不景氣而行銷預算縮減、沒錢投廣告,該怎麼辦呢?最簡單粗暴也最省錢的管道,就是讓全體員工「業務員化」──把自己的私人關係貢獻出來幫助公司成就業績。

這就是從去年下半年開始,中國大陸行銷領域最夯的名詞──私域流量。

營銷費用不夠,私域流量來湊

我們浸淫在一個充滿行銷訊息的世界裡,大概早就習慣企業這樣的運作方式:推出一款產品(或服務),然後透過各種管道讓更多消費者知道。早年,這些管道是電視、報紙或者雜誌,網路時代,社交平臺攫取更多使用者的時間和目光,於是,大量的廣告往網路媒介傾斜,幾年之間,相關公司賺得盆滿缽滿。

新浪微博、微信公眾號、以抖音為代表的短視頻平臺分別是近十年來最受廣告主青睞的投放風口,以微信公眾號為例,該平臺在二〇一四年開通以後,便匯聚了大量優質中文內容,也誕生了大量的內容創業者(順道一提,公眾號內容在百度引擎是無法直接搜索到的,這也間接造成百度用戶黏著度下降,曾經的BAT三大巨頭之一,如今已經掉到中國互聯網第二梯隊了)。舉例而言,在二〇一八年,頂級公眾號如GQ雜誌旗下的新媒體「GQ實驗室」,單次首條推廣費用為人民幣一百萬元,非超級有錢的金主請不起;中量級的微信號則要價數萬到數十萬不等,換算成閱讀量/投入比,單次閱讀量價格,約在一元人民幣之譜;至於請KOL(Key Opinion Leader,關鍵意見領袖)為代言人或其他媒體各類深度合作,則視粉絲數量和合作方式的不同,價錢有很大出入,但無論金額高低,一言以蔽之──都不便宜。

這一套在景氣蓬勃時很好用,反正品牌主的預算就這麼多,編了不花,那是傻子的行為;但這兩年情勢下滑,地主家也沒餘糧了,於是眾老闆便各種想方設法,以少花錢或者不花錢的方式達到目標效果,「私域流量」的概念,便在這種環境下誕生,當代中國社畜的惡夢也就開始了:早受夠了主管在工作時間之外以微信「隔空遙控」指派工作,現在還得應要求在朋友圈為公司向親朋好友打廣告,工作與生活的分界在哪裡?我們以後只能聽任安排,成為沒有感情的轉發機器了嗎?

企業保命符:全員行銷

其實,有鑑於工作中權力關係的不對等,今天一般職員直接拒絕為公司宣傳的難度,並不會比十年前來得低,在即將到來的5G時代,便利及時的社交通具,直接為老闆榨取私人空間的野心提供沃土;同時,中國大陸整體經濟成長在二〇一九年已見疲態,今年因為新冠疫情影響更是雪上加霜,許多公司為了在虎口求生,紛紛展開多角化經營,文旅公司除了賣旅行產品還兼開發文創周邊,媒體公司廣告賣不動了,便開發農產禮盒向讀者兜售。公司的求生欲,多多少少都會轉化到對員工「帶貨量」的要求上,這些情勢變化,都讓私域流量應用的大行其道格外明顯。

全員銷售已經成為企業主繼裁員、降薪之後第三道護身符。年初新冠疫情爆發後,知名運動品牌「安踏」便反應迅速,吹響第一聲號角,「全員零售」的要求造就了一月線上銷售額超標、二月線上銷售額達標的亮麗業績,業界紛紛群起效尤。於是到了二月底,中國大陸最大商業零售平臺之一「蘇寧易購」竟然直接把銷售訂為拿到全薪的條件:全產業每一位員工必須參與自家線上推廣和銷售,並在三天內每人完成至少兩單、總金額達到人民幣一千元以上的有效訂單,未完成的差額將作爲處罰,從薪資中扣除。

此令一出,自然引起軒然大波,眾網友不禁向蘇寧員工投以同情的目光:光聽這些描述,就可以想像,那陣子他們的微信朋友圈將如何充斥著公司廣告和吆喝叫賣聲了。

私域流量運用的常態化

全員銷售戰略究竟是企業變革式創新,還是眾大老闆「吃人夠夠」,對員工的無情壓榨?這顯然要看員工是站在資方立場、還是勞方立場說話了。但潘朵拉的盒子一旦打開,放出的魔鬼就很難收回來,公事全面入侵私領域,已然成為當代社畜難以避免的惡夢。因為,就算公司沒有全員參與銷售的要求,員工也很難拒絕在私人朋友圈內為其背書的號令,包括但不限於每週轉發公眾號推文、活動海報,然後附上一句皮笑肉不笑的轉發語(這時候,稱職的品牌部同事會將轉發語寫好,讓其他同事腦袋都不用動,直接複製貼上得了),以示合群、以示對公司業務的支持。

嘗到甜頭的企業,也正在將私域流量的運用正規化與常態化。我的前同事、大學畢業三年的小馬春天到新公司到任,職位正是「私域流量運營經理」──凡人都可以想像,一年前向人介紹這個頭銜,大概沒什麼人能聽得懂這工作要幹嘛。但經過黑色二〇二〇年的洗禮,同為被生活按在地板上磨擦的行銷人聽到這幾個字,都了然於胸了。

「私域流量運營經理?」我笑著問:「你這工作就策畫直播和其他銷售活動,儘量以不花錢投放的方式從熟人拉客源,增加業績唄?」

「是啊,都是圈內人,你懂的。」小馬也笑著回。

朋友圈管理:當代職場人的必備修養

不過也別怨嘆只想本本分分地打工,卻老被公司揩油,因為類似蘇寧、安踏的做法明顯只能是非常時刻的權宜之計。首先,若非有真實需求,光靠人情做的生意肯定不能長久,更何況,私域流量所帶來的成交,多少植基於對現實中親友的信任,若趨於常態化,久而久之微信好友們逐漸麻木,個人在眾人心中形象,跟個天天發廣告的推銷員也沒有太大差別了。

公司對於雇員們私領域流量的濫用,也已經引發反制,這一點,可以說是成也微信、敗也微信。誠然,微信替企業主築起通往員工私領域的橋樑,但並不意味著,它沒有為使用者保留一條護城河──在加好友的第一時間,即可以選擇分組標籤,只要沒有銷售額的硬性要求,大可將公司廣告可以設置為「僅同事可見」,馬屁發言「僅老闆可見」,既在明面上高聲響應了公司的號召,又悉心維護了自身的羽毛,可謂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長此以往,公司還能「徵召」到多少私域流量,就難說得很了。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成功出圈之後,B站2020跨年晚會依然最懂年輕人嗎?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成功出圈之後,B站2020跨年晚會依然最懂年輕人嗎?

整理:李依庭/圖:官網宣傳圖。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中國最多年輕人聚集的網站Bilibili(簡稱:B站),去年以「2019最美的夜」跨年晚會驚世破圈、出道!正式走入各圈層的年輕人社交圈中,同時,也讓2020跨年晚會更加備受矚目。

根據官方資料顯示,合作主辦方由2019年的新華社變成了2020年的央視頻,製作方亦有武漢市文化和旅遊局、湖北廣電融媒體、NEW TV和TVB的參與;冠名由去年聚划算變成了代表年輕、健康、挑戰的元氣森林。

而去年在豆瓣獲得9.1高分的B站2019跨年晚會,是否也同樣在2020年跨年晚會上收穫的大量的好評?請看以下重點整理報導。

B站跨年晚會走味成春晚?

熟悉B站的觀眾都了解,B站在2020期間積極破圈,試圖打破小眾次文化的標籤,走入各圈層文化群體當中。而B站「2020年最美的夜」跨年晚會,可說是B站2020年破圈努力的一場濃縮,在節目的安排、來賓,皆做出了一定程度上的新嘗試。

今年晚會節目上有更多的明星,除了去年就邀請過的周深、鄧紫棋、五月天,還增加了謝霆鋒、韓紅、郎朗、毛不易、張碧晨、黃齡、劉柏辛;此舉讓部分B站觀眾認為明星太多,與B站本身強調的素人社區氛圍相衝突,讓觀眾有種「他們才是晚會主角」的錯覺,而非主打的「我們」才是主角。

另一個讓觀眾認為有濃厚春晚味的原因,則是因為今年晚會排場更大之外,還多了更多廣告;「元氣森林」和「美的」等讚助商在晚會中有了自己專屬的節目。儘管這些廣告已經融入B站本身的內容、IP,但依然在銜接上顯得過於刻意,不流暢,觀看感受就讓人感到生硬了。

最終,2020最美的夜獲得6.6的評分,目前評分人數還有增長空間,有待進一步觀察。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成功出圈之後,B站2020跨年晚會依然最懂年輕人嗎?

全場最佳的衝突與融合:戲曲x年輕人x跨年晚會

在B站2020最美的夜眾多表演節目中,反應聲浪最為驚豔且大膽的嘗試,應當為藝術家裘繼戎的《驚·鴻》莫屬,觀眾為此不停刷評的彈幕關鍵字為:全場最佳;在各別節目的回顧影片中也有近千人同時回放。

由經典戲曲層層堆疊,崑曲《牡丹亭》、秦腔《斷橋》、評劇《天女散花》、川劇《滾燈》、河北梆子《鍾馗嫁妹》、京劇《鍘美案》等與裘繼戎在夢中相會。別出心裁的演出設定,讓對不熟悉戲曲的眾多年輕觀眾,也能感受戲曲之美;年輕人、戲曲、跨年晚會,乍看之下毫無關聯的key word被巧妙地糅合在一起。

同時也顯示了年輕人對於由京劇、川劇、秦腔、崑曲等傳統元素與現代元素組合的喜愛。

B站在2020跨年晚會上做出諸多嘗試,雖難免會讓部分次文化的受眾感到不適,但勇敢嘗試找出出圈力度、商業與內容的平衡之舉,亦是值得人們期待他們之後的成長。

延伸閱讀:觀看更多時事整理報導到文章分類「今日中國」

參考資料:
生活聊咖|2020-2021年B站跨年晚會節目單官方+直播時間+明星嘉賓
2021年,B站跨晚「討好」了誰?

中國瘋AI人工智能教育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中國瘋AI機器人教育-大力推進人工智能教育

整理:李依庭/圖:Alex Knight on Unsplash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根據智東西報導,人工智能技術已經深刻影響了各行各業,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引擎、社會發展的加速器,也是中國核心競爭力的體現。

日前,中國教育部公佈了「基於教學改革、融合信息技術的新型教與學模式」實驗區名單,要求各實驗區認真落實十九屆四中全會關於「發揮網絡教育和人工智能優勢,創新教育和學習方式」,力圖培養一大批具有創新能力和合作精神的人工智能高端人才。

任務的執行當仁不讓就由「教育」來承擔,並且需要企業和學校以及各有教學能力的機構通力合作,才能更大程度提高人工智能人才培養效率。

AI教育正在成為K12教育市場的新賽道

優必選科技聯合中國科學技術館,舉辦了2020 Robo Genius人工智能與機器人挑戰賽總決賽,比賽覆蓋機器人、人工智能、在線編程等項目,以「火星探索」為主題,讓孩子運用所學的人工智能和機器人知識表達對火星探索的奇思妙想;而與傳統的少兒編程教育相比,以機器人微載體的AI教育更受學生的歡迎,其教育教育模式也更注重軟硬件的結合,與現實生活之間的聯結更強。

優必選科技高級副總裁鍾永表示,優必選AI教育有一個重要的教學理念—鏈接真實世界:「AI教育也包含編程教育,我們自己提了一個口號——打造AI的硬編程能力。軟硬結合的好處是所學即所得,能夠跟真實世界產生鏈接。純粹的軟件編程,可延展空間非常窄,學生沒有太多感受。而結合硬件的編程,可以解決生活當中實際的問題。 」

目前中國的教育市場內聚集了不少跨界入局者,優必選科技則於2016年起嘗試K12教育產品,為機器人硬件產品加上教育屬性,從C端切入教育市場;但優必選科技嘗試過後認為,教育本質是育人,首先應該從育人的目標出發,而不是從產品出發。因此於2018年起,開始佈局人工智能教育解決方案,加大力度研究科技如何賦能教育。

而人工智能教育包含了創客、STEAM、編程等教學理念、教學方式與教學工具,不限於某種形式與技能,意味其具備綜合素質;同時,對於青少年而言,校園是最佳的教育場地,因此,優必選科技首先將重心放在校內場景,然後再走校外,最終到C端家庭。

AI人工智能企業跨界教育的難題

優必選科技高級副總裁鍾永分享,做教育遇到的難題總結為以下三點,並闡述其應對方案:

第一,課程沒標準。

目前中國尚未有明確落地的人工智能課程標準,但中國與其教育部已經開始著力解決這些問題。

第二,師資問題。

人工智能教育的需求增長速度很快,因此面臨師資培養難題;但從市場的發展情況看,在這個方面也有大量項目開始出現了。

第三,學生學習人工智能的原動力問題。

在K12階段應試的大背景下,更多學生和家長非常關心學習人工智能是否能成為考試加分的工具,對升學考試有無實質性用途。但因為人工智能課程尚未在K12階段進入必修課體系,因此面臨著很多人對此接受度不高的難題。

而優必選科技的部分人工智能教育項目有二期、三期繼續合作的現狀則表明,人工智能教育的被接受程度正在逐漸提高。

AI教育培養AI新公民

優必選科技已打磨出「軟件+硬件+內容+服務」的人工智能教育解決方案,貫穿小學、初中、高中、高校各個學習階段。其教育目標如下:首先,是讓小朋友了解AI,知道什麼是AI;其次,是在學會AI的基礎上,培養用AI解決未來生活問題的思維;最後,是在未來的AI時代,讓孩子們能做出倫理道德決策。

優必選科技認為「這個問題不能等到AI時代真的來了,再去討論」。因此,AI教育企業目前所做的工作,實際上是為未來的AI時代培養一批「新公民」,也是優必選科技進入AI教育市場的原因之一。

如果從青少年就開始佈局AI教育,會在許多青少年心中種下一顆種子,他們可能不會都成為AI從業者,但一定會成為未來AI社會的建設者。

延伸閱讀:觀看更多時事整理報導到文章分類「今日中國」

參考資料:
智東西|中小學生的機器人「大戰」!新科技讓AI教育「玩」起來
36氪|教育或將成為AI企業新戰場,誰會成為主力軍?

抖音發布《視頻社會生產力報告》(一):中國大陸超2000萬人在抖音上獲得收入417億元!

文:陳澤琪 圖:《視頻社會生產力報告》 。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巨量引擎為抖音的大數據資料庫,2020年12月推出一份通過資料洞察視頻生產力的發展和趨勢的《視頻社會生產力報告》。這份報告顯示各式短視頻和視頻平台的規模不斷發展,中國大陸正式走入「視頻社會」;報告中顯現各項目的數字,可做為我們認識短視頻商業市場發展趨勢的重要途徑。前進新大陸將分上下兩篇,深入分析這份報告內容。

抖音發布《視頻社會生產力報告》(一):中國大陸超2000萬人在抖音上獲得收入417億元! | 前進新大陸

歡迎您進入視頻社會的時代

短視頻正在以一種爆炸性的增長速度佔領著中國大陸網民的生活,隨著現在的手機畫素越來越優質和5G的普及,每個人都會成為短視頻的生產者。內容生產者可以通過一條短視頻漲粉百萬,做廣告變現、做直播帶貨、啟動生意增長,創造無窮的價值,中國大陸正式進入「視頻社會」的時代。

除抖音、快手兩大巨頭的競爭外,年初(騰訊系)微信開始基於微信龐大的使用者群體,推出微信「視頻號」;到(阿里系)淘寶的最新大改版直接以短視頻取代傳統圖文電商的展示;以及百度(百度系)「好看視頻」和全民小視頻的合併等,都可以看出大陸巨頭們為爭取眼球、爭取流量,紛紛投入短視頻產業的渴望。

抖音發布《視頻社會生產力報告》(一):中國大陸超2000萬人在抖音上獲得收入417億元! | 前進新大陸

按《2020中國網路視聽發展研究報告》顯示,中國大陸手機移動端上網網民已經突破9億,而短視頻使用者的規模已達8.18億,這說明基本上只要是智慧手機的使用者,都會看短視頻。

抖音發布《視頻社會生產力報告》(一):中國大陸超2000萬人在抖音上獲得收入417億元! | 前進新大陸

其中中國移動互聯網典型細分行業總時長占比分佈,即時通訊佔據移動線民手機使用總時長的25.3%;短視頻佔據移動線民手機使用總時長的19.5%;近6億使用者在抖音短視頻和抖音直播中分享樂趣。

抖音發布《視頻社會生產力報告》(一):中國大陸超2000萬人在抖音上獲得收入417億元! | 前進新大陸

截止2020年8月,抖音含抖音火山版日活(DAU)用戶破6億。根據抖音2020年6月份的統計,抖音在校大學生用戶數超2300萬,是大學生喜愛的平台之一。

從內容生產到內容產業,視頻成為新生產力

按抖音官方數據顯示2019年8月到2020年8月,抖音帶動就業機會達3617萬個,其中24到40歲的中青年是就業主力軍,合計占比67%。抖音刺激直接就業從業人員3561萬,創作者主播占比58%,直播團隊占比24%,機構及公會占比17%。(注:直接就業包括短視頻創作者、直播的主播,直播團隊就業人員,企業號、MCN和公會的工作人員。)

前進未來必修課:所有行業都能透過抖音、TikTok改寫一遍

文:陳澤琪 圖: Franck – Free-Hotspot.com on Unsplash。本文授權自旅讀中國106期。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抖音短視頻是大陸境內應用的短視頻社交平臺,TikTok則為抖音的海外版,兩者應用功能有差異,很多人稱TikTok就是兩年前抖音在大陸的陽春版。

和傳統的圖片、文字的互聯網傳播載體不同,短視頻、短影音(short video)為時長在五分鐘(最長不超過十五分鐘)內,主要是在行動智慧型終端上進行拍攝、美化編輯或加特效,並可透過網路社交模式進行即時分享的一種新影片、新媒體的新傳播內容。隨著智能手機普及和網絡的速度提升,打破了消費者的時間和空間的受限,推動著短視頻行業的快速發展。

HOT!全球瘋短視頻、短影音

二〇二〇年七月國際市調《Sensor Tower》發布上半年全球手機應用App排名,在非遊戲類App中, TikTok全球下載量達六億二千六百萬次(未包括大陸境內抖音下載人數八億),名列全球第一。八月美國前總統川普以損害國家利益為由,透過行政禁令意圖禁封美國TikTok,後半脅迫要求由微軟、甲骨文等美國網路公司購買TikTok,直至九月華盛頓法官裁決,蘋果和安卓的應用商店可以繼續保留TikTok,十月底美國賓西法尼亞州法官裁定暫緩美國商務部的禁令,原因是TikTok上已有兩百萬粉絲的三位創作者(非TikTok公司人員)透過法律告訴稱:如果美國司法部關掉TikTok,那麼他們將無法和粉絲聯繫,並且取得收益,認為TikTok應該受到有關法律的保護。此時,大眾開始關注到作為短視社交TikTok其影響力至鉅,分量已能與國際網路公司平起平坐,且後勢持續看漲,擋無可擋。

逐漸遠離傳統圖文閱讀信息的模式,此刻,大眾走入了影音視頻的時代。想掌握這樣的時代,理解應用的模式、發展的趨勢,就不得不看清楚全世界短影音、短視頻原發地,商業生態最為成熟,市場最為競爭的中國大陸。

短視頻、短影音符合現代網路應用趨勢

短視頻的迅速興起和發展,首先在於其傳播方式極大地適應了現代即時性、時間碎片化生活方式;同時,短視頻創作門檻低,適合大眾參與,許多短視頻的觀看者同時也是短視頻的製作者;此外快速傳播及分享的強社交娛樂特性,促使短視頻社交平臺快速流行。

二〇二〇年艾媒諮詢中國短視頻用戶數據報告顯示,中國短視頻行業市場規模已近人民幣三百六十億元,使用用戶超過八億。

目前中國大陸短視頻平臺應用可分為四大區塊,包括:字節跳動的抖音、火山小視頻、西瓜視頻;騰訊系的微視、火鍋小視頻;阿里系的土豆視頻、鹿刻、淘寶短視頻;百度系的全民小視頻、好看視頻、梨視頻;新浪系的秒拍、小咖秀等,各式短視頻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持續重整、洗牌,至二〇二〇年逐步進入穩定發展的成熟期。

短視頻社交平臺如何改寫所有行業

短視頻社交平臺吸引龐大的流量,用戶的活躍程度高;市場的規模高速增長,加上資本的大量投入,故而形成完整的產業鏈。

中國大陸互聯網數據顯示近六成的用戶會因為觀看兼具傳播力、互動性與強營銷力的短視頻轉而投入消費,短視頻的商業變現途徑愈趨多元,經營短視頻的人也可以根據創作的內容,找到最適合的模式,實現將流量轉換現金。目前中國大陸市場探索出有關短視頻商業變現盈利模式包括:廣告變現、短視頻帶貨、電商導流、平臺分成、知識付費等。

二〇一七年五月抖音正式向國際推出TikTok(抖音國際版),很多人說TikTok就是兩年前的抖音,也就是說,如果想要知道未來TikTok發展的走向,或是了解市場應用的模式,透過理解大陸的抖音,就能佔得先機。以下僅就中國大陸抖音正在改寫的三個行業進行分享:

短視頻×直播 邊看邊買電商賺很大

短視頻和直播的整合,正在重新翻轉大陸電商營銷的發展模式。

大陸電商產業激烈競爭下,淘寶、京東等所謂的傳統中心大電商平臺,讓商家以平面圖文方式介紹商品,以陳列「貨架式」的形式將商品上架商品店鋪,早已無法滿足消費者。故品牌電商開始投入更多外加情境訴求的專業商品攝影,甚或以產品為核心拍攝短視頻,介紹和演繹產品的特點,提升消費者購物體驗。但這種傳統中心電商平臺上的商品短視頻,內容仍以產品為主的品牌宣傳,類似品牌的電視廣告,且框限於傳統電商的平臺運作,流量及客戶仍屬於淘寶、京東等平臺。

當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來臨,超過八億用戶的短視頻成為重要流量的出口,短視頻內容能提供消費者豐富和生動的商品訊息,當用戶親眼看到商品在實際使用場景中的表現,即時理解商品的特性,加上電商購買連結,就能促使消費者下單。

二〇二〇年四月四日愚人節,抖音和自稱「也許是中國第一代網紅」的羅永浩合作進行抖音直播帶貨,此次直播首秀,創下四千八百多萬人同步收看,自此抖音直播賣貨持續不斷。直至九月底,原背債六億人民幣的老羅,透過〈脫口秀大會〉節目公開說明,他已經還完四億多,剩下的欠債能明年還完,並想拍一部紀錄片〈真還傳〉,這番發言頓時炸翻中國網民。大家開始計算直播帶貨如何讓老羅還錢的同時,也評論道:老羅「不賺錢,交個朋友」的直播,只是說說;用力帶貨、努力還錢,才是真正王道。

前進未來必修課:所有行業都能透過抖音、TikTok改寫一遍
二〇二〇年四月四日愚人節,抖音和自稱「也許是中國第一代網紅」的羅永浩合作進行抖音直播帶貨
2020年4月愚人節抖音與羅永浩合作進行直播帶貨宣傳圖
雲端旅遊拯救旅遊服務業

新冠肺炎疫情來襲,重創全球旅遊產業,對於大陸本身亦然。其中最先衝擊者,即是第一線的服務人員,包括導遊、領隊等。為求生存,各旅行社的專業導遊、領隊等,先整合以往商品銷售、名特產資源開始透過社群平臺向以往曾經服務過的團友、旅友們推薦和販賣商品;但擅長歷史人文、言語表達者,則發現了抖音的「#抖音雲端旅遊局」頻道。

二〇一九年初原央視《美麗中華行》的主持人房琪Kiki,決定透過自媒體的型態創業,她先透過大量收看抖音上人們拍攝的短視頻進學習,然後決定第一次試水的旅遊目的地新疆喀什,一開始她發布百條視頻播放量僅有幾萬,沒有那麼多人關注,直至十月她記錄了自己在騰格裡沙漠中等日出的經歷,獲得九十多萬點贊 ,她提到「我第一次看到那麼高的播放量,當時激動到一晚上都沒睡著」。如今房琪Kiki透過抖音號,已積累八千八百多萬人點讚、擁有九百八十萬粉絲,並且經營抖音商品儲窗,透過個人品牌推薦商品,進行電商變現。

二〇二〇年四月抖音則在為滿足大眾需求、舒緩壓力,也為旅遊業復甦進行預熱,而推出「#抖音雲端旅遊局」,並在此抖音平臺上舉行一場史上前所未有的直播節目,畫面從外太空站對準地球拍攝,當鏡頭掃到絢爛的極光時,瞬間沸騰,數萬人同時對極光許願,所有觀看直播的人都站在了太空視角,將宇宙星河和世間山海盡收眼底。透過大陸抖音搜尋直播間的「旅遊」就能隨時在線收看許多精彩的導遊主播們,在中國大陸各旅遊景區,透過手機直播進行解說,同時許多在線的用戶,則會隨時為喜歡的主播送上「抖幣」,主播積累抖幣則可賺取獎金。

海豚知道讓知識隨時能變現

短視頻社交平臺發展以內容為核心,尤其看重知識內容。…

TikTok抖音教學|剪影不等於剪映,傻傻弄不清,錯過不要錢的好工具!

TikTok抖音教學|剪影不等於剪映,傻傻弄不清,錯過不要錢的好工具!

文:陳澤琪/圖:Kipras Štreimikis on Unsplash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近來網路上很多人會搜尋「剪影」APP,目地都是為了剪輯手機影片使用,但是細心的人會發現大陸網友還會介紹一款「剪映」APP,聽說是大陸字節跳動(抖音APP)的公司發展的工具。

剪影和剪映這兩款APP究竟有甚麼不同?

「剪映」是由大陸抖音官方推出的一款免費的手機影音編輯工具,可用於手機短視頻的剪輯製作和發佈。iOS、Andriod 都可以下載使用,不會剪輯的小白只需要稍微接觸,就能很快的上手,許多網紅和明星甚至直接用手機拍攝影片作品,然後使用「剪映」剪輯無縫發布在抖音的平台上。

「剪映」提供很多熱門的道具和特效以及影片的製作模板,只要將拍攝的素材放進去就會自動生成影片,可以調整片段的長度、時間,也可以變速把時間放慢或放快,介面與電腦版的剪輯軟體非常相似。

剪映下方的「剪同款」會持續提供影片剪輯的各種模板,提供影片創作者直接套用;「創作學院」裡則附有各種免費課程,會教大家一些有趣的影片拍攝、剪輯技巧等,非常適合一般初學者自行學習。

「剪影」也是由大陸上海(Shanghai Jian Ji Software Technology Co., Ltd)上架的APP,和剪映最大的不同是,剪影的功能比起剪映的功能要少許多,但由於剪影不用翻牆到大陸,可以直接在App Store安裝,所以很多台灣朋友將「剪影」誤以為就是「剪映」;為了升級,還花錢安裝「剪影Pro 版」、「照片視頻—剪同款」。

除此之外,「剪映」的海外英文版就是「CapCut」,與國際版的抖音(稱為:TikTok)可互相搭配使用,習慣英文介面的朋友,就不必翻牆進大陸,直接下載此App就可使用。

剪影和剪映這兩款APP比較

剪影和剪映這兩款APP比較
抖音影片剪輯工具

延伸閱讀:
短視頻:淺談抖音與TikTok的差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