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周制度背後各層面的問題 探討WFH的效益與隱憂

前進新大陸__WFH_居家工作_在家工作

在新冠肺炎的肆虐下,讓WFH(Work From Home)成了另種新主流的工作樣態,兩岸年輕人乃至全球網路科技公司應用網路在公司或在家工作,都再次挑戰傳統工作方式、時間或薪資計算,且讓雇主勞資雙方都產生了不同的壓力。

短視頻、短影音電商15秒淘金 線上直播課熱烈招生中

文/陳開文

新工作樣態WFH

自2020 年開始,新冠肺炎陸續席捲全球,許多公司行號開始採取遠距上班、分流上班等制度,有效減少人與人之間接觸存在的風險。

一直以來被多數國家視為防疫楷模的台灣,也在今年5月中爆發多起本土案例,政府因應疫情發布了三級警戒,WFH制度也在台灣展開。

針對WFH的相關問題調查,贊成者認為可以省去通勤時間乃是最大優勢,附加因素還有時間運用較為彈性及不必花時間治裝打扮等原因;反對者則表示,在家上班會導致工作效率變差、無法即時討論工作事宜,若是家庭成員眾多,也可能引發資源不足和空間分配的爭執。另外,WFH使得上下班界線感模糊,多數人的平均工時無意間在默默增加、變相成為全天待命的狀態,皆為該制度的一大隱憂。

何謂大小周和996上班制度?

大小周制度是普遍存在中國許多網路公司、互聯網的上班模式,意即「一周休息一天(單休為大周),下週則休息兩天(雙休為小周)」,依此不斷循環。以大小周制度來計算,一個月多出兩天的上班時間,一年12個月即多上了約24天的班,相當於每年增加了一個月的工作日。而996三個數字的組成分別為每天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連續長達12小時)、一周工作「6」天,也可稱作是一種內捲現象,競爭激烈卻造成無謂的耗損和惡性循環。

中國現存互聯網產業「高度投入和回報」的工作模式已不同往昔,人們開始思考中國網路公司、互聯網這種既公開又隱密的上班方式「大小周」是否應持續實行?既無法達到應有的效益,那麼下一步該如何調適?又會引發何種隱憂?支持者與反對者各有其看法…

登上熱搜!字節跳動取消大小周制度

字節跳動,一家跨國網際網路技術公司,旗下產品較為人所知的有:今日頭條、抖音、西瓜視頻和飛書,另有英語教學、美顏相機和小說閱讀等APP。

字節跳動實施大小周制度已有長達九年的時間,在今年6月,新任CEO梁汝波公佈了關於是否取消大小周制度的調查結果後,得到了1/3贊成、1/3反對、1/3未表態的結果。

快手,在2012年轉型為短影片社區,今可供用戶觀看直播、短劇及電影等。快手公司實施大小周制度才半年之久,也在7月時宣布取消,因此,字節跳動宣布在2021年8月1日取消實施長達九年的大小周制度,讓該事件迅速登上微博熱搜、引發網友激烈討論。

贊成?反對?大小周制度所延伸出的問題

大小周制度究竟存在哪些問題,一直是多數網友爭論的話題,加上歷年許多過勞猝死的案例不斷發生,激起了大眾對於現行的上班制度有所疑義,現在宣佈取消大小周制度,也成了幾家歡樂幾家愁的局面。

一位持正面意見的網友這樣說:「終於官宣了!畢業後第一次感受雙休!」,對於取消大小周制度,似乎讓他卸下了長時間以來的重擔,可以好好喘口氣,體會一周能有兩天假日的喜悅;然而,更多的人則是表達反對取消大小周制度,有人表示「只不過變成無償加班、活照樣幹,連加班費都沒了,萬惡的資本主義!」、「這樣根本解決不了本質問題,整個社會都在內捲,尤其互聯網行業,需要做的工作並沒有減少,只不過上班地點由公司變成家裡,名正言順地不用給加班費罷了。」,以上這些反對取消大小周制度的聲浪不勝枚舉,且多數都是對於「加班費」的給付有所不滿,對於想賺錢、經濟壓力大的族群而言,此舉使得本不富裕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甚至認為多數人會來字節跳動,都是能夠接受大小周上班制度的,「不賺錢我來字節幹嘛?」一位持反對意見的網友這樣說。

在過去的幾年,工作時間長、業務進展快、成就感大且收入高可謂是字節跳動的一大趨勢;然而今日,數萬人難以計數的加班時長,卻未反應出相對的回報,可見高強度投入工作的時代已成歷史,當公司還沒找到新的爆發點時,過度加班等同於內部空轉,取消大小周制度也是勢在必行。

WFH和大小周制度對於加班費及薪水計算的問題

取消大小周制度之所以造成眾多員工反彈,主因是假日薪水優渥,加班費甚至可以高達「平常的三倍薪水」,確實是一項很可觀的收入。目前字節跳動也初步表示,各部門可隨時根據自身情況決定是否加班,利用飛書申請即可,程序並不複雜。

實施WFH制度後,出勤紀錄應如何記載成了不可忽視的問題,員工遠距辦公時,若已超過下班時間,又要如何申請加班費呢?基本上,勞工工作時間應由勞雇雙方事先約定並依約履行,勞工可透過填寫工作日誌、電子通信設備或相關的打卡程式來記錄每日出缺勤;有工作需求或雇主要求延長工作時間時,也應記載交付工作之起迄時間,並依規定給付員工加班費。

力求工作、薪水與生活的平衡 創造美好未來

努力工作賺錢,無非是想過上更好的日子,工時縮短乃全球趨勢,旨在讓每個人工作之餘仍然可以兼顧個人和家庭生活。我們如何能在競爭力極高的社會中生存,並同時兼顧良好的生活品質?

一般而言,薪資的高低與工時的長短可以反應出一個國家的經濟能力和生產力,歐美國家的薪資相對於亞洲國家是比較高的、工時也較短,在處理事情的效率方面,普遍也都擁有較高的成效。雖然台灣、日本、韓國和新加坡等地皆屬於已開發國家,然而我們的工時卻仍居高不下,和許多開發中國家不相上下。

無論是支持繼續實行大小周制度的人,抑或反對此制度的人,都有各自所追求的目標,而一切的磨合都是為了創造更大的效益;無論是在台灣、中國大陸,甚至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所有的制度、思維都在不斷進步,人們理想的生活模式也將日益創新,如何讓自己達到Work-Life Balance的狀態,成了現今社會每個人必修的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