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大當機,竟讓上億人一夜焦慮難眠?Up主和YouTuber誰賺得多?

前進新大陸_B站_bilibili_Up主

中國影音平台BiliBili故障,打亂中國年輕人瀏覽視頻的夜晚,在全球互聯網用戶已增加至45億的網路時代,每天觀賞影片成了例行公事,這樣的生活型態,突然失去影音平台肯定不是一件小事,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我們能如此著迷?

BiliBili一夜故障影響數億人的生活,一個僅擁有月用戶2.23億影音平台的故障可以被登上中國微博的熱搜,並有6.3億的瀏覽次數,可說是現在的影音平台的聲量,不僅影響在平台內部,而是整個互聯網的世界,身為網路時代的我們肯定要暸解這個不容小覷年輕人所愛的BiliBili (B站、嗶哩嗶哩 )。

文/謝婉琳、圖/Erik Mclean on Unsplash、Mashdigi 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頁

BiliBili一夜故障,億人影響

BiliBili創立於2009年,並在2018年美國那斯達克上市,不僅被比喻為「中國YouTube」,早期累積許多遊戲、動漫的影片而走紅,目前BiliBili擁有多元豐富的內容,在BiliBili可以輕鬆快樂的觀看任何種類的影片,這也成為使用用戶的日常,也是中國超過2億年輕人熱愛的影音平台。

BiliBili在今年7月13日晚間突然無預警故障,讓數億的用戶無法正常使用,也讓許多網友、用戶在這個BiliBili故障的夜晚,失去生活的重心,有些用戶不知道他們能做什麼,也有些用戶平常習慣在睡前時瀏覽BiliBili,而在這個夜晚變得徹夜未眠,這也因此讓BiliBili故障事件衝上中國微博的熱搜榜,不僅受到超過數億人的關注討論「b站崩了」,甚至驚動上海的消防,因為在網上傳出BiliBili總部有火情才會導致BiliBili故障,而上海消防緊忙發布BiliBili總部未傳出火情,未接到相關報警,並表示具體情況以站方公佈為準。

直到清晨2時BiliBili官方發文道歉,表示因為部分伺服器機房發生故障,造成無法訪問。技術團隊隨即進行了問題排查和修復,現在服務已經陸續恢復正常。並且也向所有用戶道歉「耽誤大家看視頻了,對不起!」BiliBili為了表示他們的道歉誠意,也在事發後隔日也做出補償動作,宣布免費贈送全站注冊用戶1天大會員和1天電視大會員,由此可讓BiliBili的用戶不會給予更多的差評,並增加對於BiliBili誠信度。

BiliBili持續破圈成為跨Z世代控制者

「Z 世代」表示從 1990 年代末期(1997年)到 2010 年代初期的出生的人們,也就是我們現在常聽到的「90後」或「00後」,而BiliBili在2011年陳睿加入BiliBili開始,並帶領公司走向商業化,因為陳睿本身是獵豹移動的聯合創始人,所以也算是中國互聯網界的元老,這將會影響整個BiliBili的發展,所以對於陳睿不可能滿足於只做Z世代的BiliBili,因此陳睿開啟一個屬於BiliBili內容系統化和商業化的破圈計畫,而這些計畫也促使BiliBIli成為真正跨Z世代的控制者。

BiliBili內容系統化的破圈,首先在內容方面,保留原先ACG (Anime Comics Games,動畫 漫畫 遊戲)內容的重要核心,並加以提升整體內容的品質和水準,再引入更多正版授權日本動漫番劇。第二,嘗試向外發展,可算是另類的跨域,向廣泛年齡層和不同興趣、類型的主題做突破,例如生活、知識、娛樂等,而這些也是增加BiliBili創作者更大、更多元的平台,並且滿足更多不同用戶的需求,讓在這個平台上找到屬於自己的圈子。在BiliBili平台不只做這些給予創作者的改變,整個BiliBili為了追求更好的氛圍、吸引更多人的目光,BiliBili也開始指導運作屬於B站的OGV (Occupationally Generated Video,專業機構生產影片內容),例如《人生一串》紀錄片,去年年底超過1.4億觀看人數的《最美的夜》屬於年輕人的跨年晚會等,這些都是提升BiliBili知名度的重要因素。此外,BiliBili也透過簽約各種明星和不同類型UP主 (網紅),來豐富增加平台的PUGV (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專業用戶生產影片),這整個內容系統化的破圈計畫讓BiliBili快速增長用戶數,也帶動營業收入,並且成為跨Z世代的控制者,讓年輕人的生活多了一個不可或缺的BiliBili。

BiliBili在內容系統化的破圈後,不僅控制住這些跨Z世代年輕人的生活,在陳睿眼裡更重要的是要提升BiliBili的商業化,因此他也表示B站的今年月均活躍用戶已達2.23億,其中35歲以下用戶占比已超過86%,而在今年一季度的報表,BiliBili一季度營收為39億元,同比增長68%。在運營方面,BiliBili平均月度付費用戶達2050萬,比2020年同期增長53%,所以陳睿也表示「B站2023年內MAU (月活躍用戶數)達到4億」依照現在BiliBili增長速度,這個目標似乎不難實現,能讓BiliBili有這樣的成效,是因為BiliBili採取深入產業化的運營,加上專業的內容服務、持續破圈,不論是內容生產,還是發展跨域產業,例如會員購,在裡面銷售BiliBili周邊、展演門票、VR沈浸式體驗等,這也促成BiliBili整個平台規模驚人的提升,未來預計廣告收入更是龐大。

Up主和Youtuber誰賺得多

透過網路的無遠弗屆,B站在大陸全跨域、破圈;不分年齡、興趣、職業等,B站的影響力亦廣泛擴及華語文化圈用戶收看和使用。其中,大陸知名的知識號柴知道、人類觀察所等,其影片上架在YouTube上;為爭取流量,常有些B站的Up主也常搬運在臺灣我們所熟知的YouTube上的內容,如老高與小茉、時事評論等,上架B站;或YouTuber轉身也成B站的Up主,將YouTube上所經營的影片內容,同步經營B站。

另外,對於作為經營B站的Up主和作為YouTube的YouTuber主有甚麼不同?哪一邊可以獲得的收入比較多?這類的題目,網上可常見許多專業的視頻主進行討論。具體分析,目前大陸B站的Up主視頻收入的來源包括用戶打賞的貝殼(點讚度)、和頻道直接提供創作激勵給Up主兩部分;YouTuber的主要收入則來自於YouTube頻道系統,做CPM千次觀看價值流量分析計算。其中由於YouTube所發展的年代較久,相應商業系統提供激勵較為純熟,因此YouTube本身能提供較多的資源,但就長期發展,所謂的網路流量發展,都存有所謂天花板的效應,對於許多YouTuber而言,除了可嘗試開發YouTube Shorts、TikTok短影片內容外,也可將原有的中長視頻優質內容轉往B站發展。

短視頻、短影音電商15秒淘金 線上直播課熱烈招生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