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中國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成功出圈之後,B站2020跨年晚會依然最懂年輕人嗎?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成功出圈之後,B站2020跨年晚會依然最懂年輕人嗎?

整理:李依庭/圖:官網宣傳圖。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中國最多年輕人聚集的網站Bilibili(簡稱:B站),去年以「2019最美的夜」跨年晚會驚世破圈、出道!正式走入各圈層的年輕人社交圈中,同時,也讓2020跨年晚會更加備受矚目。

根據官方資料顯示,合作主辦方由2019年的新華社變成了2020年的央視頻,製作方亦有武漢市文化和旅遊局、湖北廣電融媒體、NEW TV和TVB的參與;冠名由去年聚划算變成了代表年輕、健康、挑戰的元氣森林。

而去年在豆瓣獲得9.1高分的B站2019跨年晚會,是否也同樣在2020年跨年晚會上收穫的大量的好評?請看以下重點整理報導。

B站跨年晚會走味成春晚?

熟悉B站的觀眾都了解,B站在2020期間積極破圈,試圖打破小眾次文化的標籤,走入各圈層文化群體當中。而B站「2020年最美的夜」跨年晚會,可說是B站2020年破圈努力的一場濃縮,在節目的安排、來賓,皆做出了一定程度上的新嘗試。

今年晚會節目上有更多的明星,除了去年就邀請過的周深、鄧紫棋、五月天,還增加了謝霆鋒、韓紅、郎朗、毛不易、張碧晨、黃齡、劉柏辛;此舉讓部分B站觀眾認為明星太多,與B站本身強調的素人社區氛圍相衝突,讓觀眾有種「他們才是晚會主角」的錯覺,而非主打的「我們」才是主角。

另一個讓觀眾認為有濃厚春晚味的原因,則是因為今年晚會排場更大之外,還多了更多廣告;「元氣森林」和「美的」等讚助商在晚會中有了自己專屬的節目。儘管這些廣告已經融入B站本身的內容、IP,但依然在銜接上顯得過於刻意,不流暢,觀看感受就讓人感到生硬了。

最終,2020最美的夜獲得6.6的評分,目前評分人數還有增長空間,有待進一步觀察。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成功出圈之後,B站2020跨年晚會依然最懂年輕人嗎?

全場最佳的衝突與融合:戲曲x年輕人x跨年晚會

在B站2020最美的夜眾多表演節目中,反應聲浪最為驚豔且大膽的嘗試,應當為藝術家裘繼戎的《驚·鴻》莫屬,觀眾為此不停刷評的彈幕關鍵字為:全場最佳;在各別節目的回顧影片中也有近千人同時回放。

由經典戲曲層層堆疊,崑曲《牡丹亭》、秦腔《斷橋》、評劇《天女散花》、川劇《滾燈》、河北梆子《鍾馗嫁妹》、京劇《鍘美案》等與裘繼戎在夢中相會。別出心裁的演出設定,讓對不熟悉戲曲的眾多年輕觀眾,也能感受戲曲之美;年輕人、戲曲、跨年晚會,乍看之下毫無關聯的key word被巧妙地糅合在一起。

同時也顯示了年輕人對於由京劇、川劇、秦腔、崑曲等傳統元素與現代元素組合的喜愛。

B站在2020跨年晚會上做出諸多嘗試,雖難免會讓部分次文化的受眾感到不適,但勇敢嘗試找出出圈力度、商業與內容的平衡之舉,亦是值得人們期待他們之後的成長。

延伸閱讀:觀看更多時事整理報導到文章分類「今日中國」

參考資料:
生活聊咖|2020-2021年B站跨年晚會節目單官方+直播時間+明星嘉賓
2021年,B站跨晚「討好」了誰?

中國瘋AI人工智能教育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中國瘋AI機器人教育-大力推進人工智能教育

整理:李依庭/圖:Alex Knight on Unsplash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根據智東西報導,人工智能技術已經深刻影響了各行各業,成為經濟發展的新引擎、社會發展的加速器,也是中國核心競爭力的體現。

日前,中國教育部公佈了「基於教學改革、融合信息技術的新型教與學模式」實驗區名單,要求各實驗區認真落實十九屆四中全會關於「發揮網絡教育和人工智能優勢,創新教育和學習方式」,力圖培養一大批具有創新能力和合作精神的人工智能高端人才。

任務的執行當仁不讓就由「教育」來承擔,並且需要企業和學校以及各有教學能力的機構通力合作,才能更大程度提高人工智能人才培養效率。

AI教育正在成為K12教育市場的新賽道

優必選科技聯合中國科學技術館,舉辦了2020 Robo Genius人工智能與機器人挑戰賽總決賽,比賽覆蓋機器人、人工智能、在線編程等項目,以「火星探索」為主題,讓孩子運用所學的人工智能和機器人知識表達對火星探索的奇思妙想;而與傳統的少兒編程教育相比,以機器人微載體的AI教育更受學生的歡迎,其教育教育模式也更注重軟硬件的結合,與現實生活之間的聯結更強。

優必選科技高級副總裁鍾永表示,優必選AI教育有一個重要的教學理念—鏈接真實世界:「AI教育也包含編程教育,我們自己提了一個口號——打造AI的硬編程能力。軟硬結合的好處是所學即所得,能夠跟真實世界產生鏈接。純粹的軟件編程,可延展空間非常窄,學生沒有太多感受。而結合硬件的編程,可以解決生活當中實際的問題。 」

目前中國的教育市場內聚集了不少跨界入局者,優必選科技則於2016年起嘗試K12教育產品,為機器人硬件產品加上教育屬性,從C端切入教育市場;但優必選科技嘗試過後認為,教育本質是育人,首先應該從育人的目標出發,而不是從產品出發。因此於2018年起,開始佈局人工智能教育解決方案,加大力度研究科技如何賦能教育。

而人工智能教育包含了創客、STEAM、編程等教學理念、教學方式與教學工具,不限於某種形式與技能,意味其具備綜合素質;同時,對於青少年而言,校園是最佳的教育場地,因此,優必選科技首先將重心放在校內場景,然後再走校外,最終到C端家庭。

AI人工智能企業跨界教育的難題

優必選科技高級副總裁鍾永分享,做教育遇到的難題總結為以下三點,並闡述其應對方案:

第一,課程沒標準。

目前中國尚未有明確落地的人工智能課程標準,但中國與其教育部已經開始著力解決這些問題。

第二,師資問題。

人工智能教育的需求增長速度很快,因此面臨師資培養難題;但從市場的發展情況看,在這個方面也有大量項目開始出現了。

第三,學生學習人工智能的原動力問題。

在K12階段應試的大背景下,更多學生和家長非常關心學習人工智能是否能成為考試加分的工具,對升學考試有無實質性用途。但因為人工智能課程尚未在K12階段進入必修課體系,因此面臨著很多人對此接受度不高的難題。

而優必選科技的部分人工智能教育項目有二期、三期繼續合作的現狀則表明,人工智能教育的被接受程度正在逐漸提高。

AI教育培養AI新公民

優必選科技已打磨出「軟件+硬件+內容+服務」的人工智能教育解決方案,貫穿小學、初中、高中、高校各個學習階段。其教育目標如下:首先,是讓小朋友了解AI,知道什麼是AI;其次,是在學會AI的基礎上,培養用AI解決未來生活問題的思維;最後,是在未來的AI時代,讓孩子們能做出倫理道德決策。

優必選科技認為「這個問題不能等到AI時代真的來了,再去討論」。因此,AI教育企業目前所做的工作,實際上是為未來的AI時代培養一批「新公民」,也是優必選科技進入AI教育市場的原因之一。

如果從青少年就開始佈局AI教育,會在許多青少年心中種下一顆種子,他們可能不會都成為AI從業者,但一定會成為未來AI社會的建設者。

延伸閱讀:觀看更多時事整理報導到文章分類「今日中國」

參考資料:
智東西|中小學生的機器人「大戰」!新科技讓AI教育「玩」起來
36氪|教育或將成為AI企業新戰場,誰會成為主力軍?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當相聲遇見抖音,中國相聲大咖郭德鋼在抖音招募關門弟子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當相聲遇見抖音,中國相聲大咖郭德鋼在抖音招募關門弟子

整理:李依庭/圖:Photo by Jp Valery on Unsplash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中國相聲大咖郭德鋼放下禁止學員玩直播的規矩,主動擁抱新媒體的變化,與抖音合作首次開播招收最後一波「龍」字科的關門弟子。

從外界不看好相聲前途的初次招生,走到2003郭德鋼有了十幾個人的演出隊、有了固定的演出場所、「北京相聲大會」正式更名為「德云社」,並顛覆業內不成文的規則,他將相聲從電視節目搬回了劇場,開始改變招生方式並逐漸組成其德云男團,相聲傳統藝術不僅有年輕新血加入,更趨向娛樂化與偶像化。

傳統獲新生

郭德鋼認為相聲的發展,「60%是傳統技巧,40%是時興理念」。一味地追求新相聲,拋棄傳統,那是不懂不會;一味地繼承傳統,拒絕創新,那叫頑固不化。

這次德云社招生與抖音的合作,前期會通過短視頻進行選拔,透過影片可以清楚看見報名者的優點與缺陷,而抖音巨大的用戶規模和廣泛的覆蓋範圍,使得德云社能夠看到更多的相聲人才。過去透過招生啟事,能獲得3000人報名;藉由抖音傳播,卻來了30萬人。

德云社與抖音深度合作的直播招生,無疑是在增加「密度」,首先是行業傳承的密度;其次,是相聲也可以從抖音這個活躍度極高、極能代表年輕潮流的平台上,汲取內容,刺激德云社成員設計出新的段子和包袱,這也將加大相聲的內容密度。

而互聯網不僅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也改變人們對待傳統曲藝的方式,郭德鋼的走紅與德云男團走入抖音,除了維繫與復興傳統藝術,也代表著「破圈」的意涵,讓傳統走入年輕人與大眾的生活圈;德云社與抖音直播的合作也代表著中國傳統曲藝與潮流文化聚集地的一次碰撞,讓抖音成為傳統文化的又一輸出端口,助力中國傳統曲藝的年輕化傳承和復興。

沒有邊界的抖音內容生態

12月21,郭德綱抖音直播首秀調動了于謙和十幾位弟子,共同為「開龍門」強勢助陣,整場直播累計觀看人次超3300萬、1.9億的點贊量。顯示抖音用戶對於更多元化喜劇直播內容的迫切需求,以及對德云社與相聲文化、演員的認可,同時,也是抖音突破地理限制和獨特的交互玩法,讓抖音在喜劇內容生態有獨一無二優越性。而郭德綱的加入也為抖音的全明星拼圖添上了不可或缺的一塊,持續推動抖音的「明星生態」升級優化。

另一方面,則是抖音平台的喜劇生態。喜劇類內容接受門檻低、受眾面廣、流量高、感染力強,對抖音這樣的內容平台來說是最能夠快速提昇平台用戶增量並增強用戶粘性的垂類內容。在疫情期間,抖音就和眾多喜劇人、喜劇廠牌進行合作,在幫助以往相對依賴線下的喜劇行業化解危機、緩解壓力,與此同時也滿足了大眾「笑」的需求。

抖音還在嘗試讓頭部廠牌、喜劇領域KOL、地方戲劇團體以及更多有創作力的素人都參與其中,構建一個完整的喜劇內容生態,這一優質垂類也將成為抖音直播整體內容生態中的一大組成部分;而對抖音用戶而言,德云社的到來意味著抖音的娛樂內容更多元化。

而根據《抖擻傳統:短視頻與傳統文化研究報告》顯示,僅僅截至2019年5月初,抖音平台上傳統文化相關短視頻超過6500萬條,累計播放量超過164億次,累計點贊數超過44億次,傳統文化已經成為抖音平台上的主流話題之一。現在在抖音上,書畫傳統工藝、戲曲、武術、茶道,民樂這種類型在抖音上最受歡迎。

在抖音的吸引力之下,數億中國人的資訊獲取、生活娛樂、工作學習等需求轉移到線上,用戶的生活、消費習慣所發生的這一變革,加上視頻化的內容表達不斷釋放便捷化與生動化的特性,讓更多用戶對短視頻的依賴度加深。

延伸閱讀:觀看更多時事整理報導到文章分類「今日中國」

參考資料:
浪潮工作室|沒有什麼能打敗郭德綱
財經無忌|郭德綱和他的德云社在抖音再度破圈
三聯.CREATIVE 三聯生活周刊|郭德綱抖音招生:德云社的龍門之躍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直播帶貨大翻車,假貨頻出以一賠十並吃官司

整理:李依庭/圖:Photo by Jp Valery on Unsplash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直播帶貨競爭越來越激烈,網紅主播們帶貨的行為不僅是簡單的代言、買賣,更是為其推薦的商品推銷與背書,主播個人的專業形象與人格魅力也大大影響了其帶貨的成績。

但「人有失足,馬有亂蹄」,大咖主播也是會遭遇直播翻車現場的。

直播團隊選品疏失 快手一哥賠償並整改供應鏈

近期討論度最高的直播翻車事件,是以11月發生於快手知名的辛選家族旗下主播,辛巴的徒弟「時大漂亮」在直播間售賣品牌為茗摯的即食燕窩,僅是風味飲料而非真正的燕窩爭議一事最具焦點。

最後,辛巴以優先維護消費者權益的角度,主動召回共銷售的57820單,銷售金額1549.6萬元,並退一賠三,共退賠6198.3萬元;至於品牌方則尚未積極回覆辛選團隊,品牌方應賠償的責任暫由辛選團隊出面解決。

雖然辛選團隊於事件發酵了近一個月後才承認商品廣告不實,但其乾脆俐落的公關危機處理方式尚能被消費者所買單。究其此次翻車的主因可知,辛選團隊在選品、質檢方面因為對燕窩行業相關專業知識儲備不足,未能甄別出品牌方提供的產品信息是否存在誇大宣傳的內容;再者,直播團隊無法第一時間確認品牌方、商家所提供的產品信息,以及檢驗結果是否屬實。辛巴燕窩是在中國大陸被稱為「職業打假人」的王海,發出多篇微博與相關檢驗資料證明辛巴燕窩是風味飲料不是燕窩後,辛選團隊才親自將產品送驗,並於結果出爐後公開其檢驗資料。

但賽翁之馬焉知非福,藉由新巴燕窩事件的發酵,辛選團隊將來也規劃一併進行供應鏈整改升級,以及啟動消費者權益保障計劃。此舉也可謂是對直播帶貨行業的借鏡,或許將來的各大主播背後的選品團隊、MCN機構不僅能對挑選主播、商品、品牌方的質量能有所提升,甚至能有更完善的市場機制保護喜歡在直播上購買商品的消費者的權益制度。

揭露一折精品包包的直播套路

但在直播什麼都能賣,什麼都不奇怪的現今,當個聰明的消費者才是保護自身權益最至上的道理。

《科技每日推送》盤點三大直播大坑,其一,一折的大牌奢侈品,千萬不能相信主播所說的「代工廠出品」、「原單進口」(與大牌正品產於同一個工廠,但質檢不合格的成品)或「尾單清倉」的說法,因大品牌正貨會將生產的各個環節拆開,分給不同的代工廠做,並嚴格計劃好給到的原料,不存在流出成品的可能;原單進口與尾單清倉的數量更是少之又少,但在直播上賣原單與尾單的直播主卻隨便抓都一大把。

其二,二手精品包沒保障,通常二手精品包的直播賣家在展示商品時皆聲稱商品是99新、完全無瑕疵、完全沒有使用感、沒有任何問題的全新包包,但收到商品後卻發現品質不如預期,甚至不符合主播所描述的使用狀況;此時由於商品為二手貨,消費者是無法要求退貨的,同時,也找不到直播回放與購買連結進行取得主播誇大不實的證據。

其三,奇妙功效的網紅商品,《科技每日推送》舉出「網紅脫糖電飯鍋」的例子,宣稱用它蒸飯能有效降低米飯中70%的糖分,吃上兩大碗也抵不上用普通電飯鍋蒸出來的一碗米飯糖分多。但現在利用網紅影響力進行浮誇喧染商品的案例不在少數,網紅穿的衣服,跟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總是長得不大一樣的案例更是多到數不清,這麼脫離常理的商品,我們還是把錢留在荷包裡吧!

直播亂象頻生 中國大陸頻擬相關對策

直播業目前越發僧多粥少,大家為了分到一杯羹總是無所不用其極,中國大陸出現許多以「吵架」、「爆打資本家」等劇情標籤的直播主出現,在直播賣貨現場上演全武行或堪稱八點檔壞人遭報應的大戲。而這些吵架的劇本雖然都不大一樣,但最終目的都是幫觀眾謀取福利,下殺商品價格。

但有趣的是,中國境內觀看直播帶貨的粉絲們,已有不少觀眾受到了良好的「市場教育」,多數人理解這些出格直播現場狀況都是「演」出來的,甚至有觀眾回應品牌方小姐/先生居然與其他場次一樣,心態更良好的觀眾不會吝嗇給予「支持」,會丟些直播禮物送給主播。

雖然這些主播與品牌方們的賣力演出有問鼎奧斯卡的潛力,但他們的主要目的並非為了取得亮眼的銷售成績,而是爭取群眾的圍觀與大量曝光,畢竟在這一日萬里的直播圈內,只要沒了流量就會力馬被其他主播淘汰;至於在觀眾看膩了這些套路的那天到來前,中國國家網信辦已經先祭出整治直播營銷亂象的舉措,剩下的就靠各位消費者的理智把持自己的荷包了!

而這些道理放在台灣也是一樣的。

延伸閱讀:觀看更多時事整理報導到文章分類「今日中國」

參考資料:
獵云網|辛巴承認售假,賠付6198萬
 科技每日推送|動輒年入千萬塊,直播賣假貨有多賺錢? 
南方都市報|網紅主播直播間賣假貨被抓!所在MCN曝光 
差評|假到離譜的直播帶貨,尬得觀眾都看不下去了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中國互聯網的最後一里路—生鮮電商的腥風血雨

整理:李依庭/圖:nrd on Unsplash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2020年新冠億情爆發讓生鮮電商意外獲得井噴式的發展,原本逐漸降溫的戰場瞬間變得火熱起來。據統計,今年2月,中國生鮮電商的月活用戶,同比增速超120%;今年上半年,生鮮電商行業融資規模超150.1億元,超過了去年全年的融資金額。

風口之下,生鮮電商行業迎來激戰。

中國生鮮電商之祖:易果愈打通冷鏈物流

易果生鮮是中國第一家生鮮電商,於2005年時亮相,初期只做單一的水果品類,彼時市場上並未有實力相當的生鮮電商相互競爭,因已易果可說是路坦途,市場越做越大;2009年,易果將生意擴大到蔬菜、禽蛋、肉類、水產、烘焙等生鮮全品類,一年後,獲得了天使輪投資,中國生鮮電商行業也逐漸啟動,步入正軌。

2016年,生鮮電商進入調整期,原本火熱的市場逐漸降溫,許多生鮮生鮮電商因難以盈利而倒閉。易果則早已在後端佈局,轉向B端並於2015年將原本的物流部門升級為物流公司:安鮮達,專注打造全品類、全場景、全鏈路的冷鏈物流一站式服務平台。但根據公開數據可得知,生鮮冷鏈物流的成本較普通商品高出1-2倍,冷鏈成本佔銷售額25%—40%;這樣宏偉的願景堪稱為前所未有的一大工程,也是易果燃燒成本的無底洞。

一站式的冷鏈物流背後是巨大的成本,中國生鮮品類繁多、地域分佈分散,除了須自建一個五千平方米的冷庫,且具備六大溫區,還需要投入人工成本進行維護;在原產地、區域配送中心、終端配送站點均需要建倉,同時,運輸過程中的冷鏈車成本、質檢成本、加工包裝費用,以及路上不可避免的產品損耗,其背後成本之巨大。

最後易果雖黯然收場,但它的探索對生鮮行業仍具有重要意義。

美團三戰生鮮電商市場

但在生鮮電商市場,美團卻是戰了又戰。

2018年5月,小像生鮮正式上線,其定位集生鮮食品、餐飲、電商和即時配送於一體的生鮮超市,與阿里旗下的盒馬鮮生類似,並接連開了七家門店,美團的生鮮戰事也由此開始。但僅僅只過了一年就開始關店,目前只剩北京的一家門店在營業。

2019年3月,美團上線測試「美團買菜」二次入局生鮮電商,採用服務站+前置倉的輕模式。功能也較為單一,僅為簡單的線上買菜;用戶只需在APP上下單,騎手就會趕到最近的服務站,在0.5-1小時內送到用戶家中。

2020年7月,美團進行組織結構調整,成立「優選事業部」,推出社區團購業務—美團優選。雖看似與美團買菜相似,但有以下三點不同:第一,但模式不同,美團買菜模式的特點是便捷,下單後很快就能送上門,但美團優選是「預購+自提」,用戶需要提前一天下單,第二天到自提點拿貨;第二,服務範圍不同,美團優選服務的是社區居民,逐步覆蓋到每個小區,用戶群體更精準。而美團買菜主要圍繞前置倉周邊的1.5公里範圍內,配送速度較快,所服務的用戶人群更廣;第三,成本不同,相對於美團買菜,美團優選的採購成本、展示成本、銷售價格和配送成本都更低,因此美團優選也被美團內部定為「頭號項目」。

生鮮電商介於零售和服務之間,既需要零售型電商的供應鏈,又需要服務型電商的勞動力;目前有一定實力的各大電商都正一一布局生鮮電商市場,並且都選擇社區團購為新的目的地,不只因下沉市場還極具潛力與成長空間,也因疫情加速了其發展的速度。

不只美團,滴滴、拼多多也殺進了生鮮社區團購、電商買菜領域

各大電商巨頭殺進新戰場的戰鬥力是非常可觀的。

2020年6月,滴滴上線橙心優選,從社區團購巨頭興盛優选和十薈團等社區團購公司,三個月內挖了幾十號人,開出的薪水少則浮動30%,多則2、3倍;滴滴副總裁同為橙心總裁的程維,在11月初的內部全員會上,稱「滴滴對橙心優選的投入不設上限,全力拿下市場第一名」,並於雙11期間橙心優選大促,11月11日當日訂單量已突破1000萬,成為行業第一;初期切入市場不僅求快,更願意花更多的錢換取領先優勢,在前端團長、末端物流上都用激進的補貼策略打壓對手。

2020年8月,拼多多的「多多買菜」在武漢急速開城,短短幾週內,就挖角了興盛優選武漢一個中心倉(3倉)的負責人及多位下屬人員;於組建BD團隊上,為了留住這些BD,拼多多以及美團的合約一簽就是半年以上,結算週期也從月結變成了周結、日結,甚至可以跟著開城團隊去全國各地,社區團購的競爭秩序瞬間被打亂。

其後更有價格戰讓原先已在市場上的的社區團購電商業者,非常緊張。例如,在多多買菜和橙心優選上「9毛9」的蔬菜隨處可見。為了刺激消費者下單,橙心優选和多多買菜每天6個時間段、30款商品參與限時秒殺;美團則每天4個時間段、15款商品參與。以11月20日為例,橙心優選長沙站共有9個商品補貼價格在0.69元,而類似價格的各種生鮮產品則長期霸占橙心優選的首頁。

「電商買菜」這個業務可能是互聯網歷史上最難啃的、最容易虧錢的生意、是一場長期的戰爭。

延伸閱讀:
觀看更多時事整理報導-到文章分類「今日中國」

參考資料:
36氪|美團滴滴拼多多殺進了最難啃的生意|深氪 
電商之家|美團三戰生鮮電商,這一次勢在必得!
混沌大學|燒光60億!「全供應鏈」拖死了中國第一家生鮮電商 

BM女孩—畸形的審美,從嘲諷超過50公斤的女生開始

BM女孩—畸形的審美,從嘲諷超過50公斤的女生開始

文:李依庭/圖:前進新大陸2021年新書封面Unsplash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2020年BM女孩一詞席捲整個中國大陸的抖音、時尚、穿搭圈。

那BM女孩是什麼意思?指的是身材好、有A4腰、有細長腿、穿得下S號服裝的女生;而這BM是來自義大利的服裝品牌Brandy Melville的縮寫,該品牌最大的賣點在於只賣單一尺碼:S號的服裝,ˊ整體風格多採用碎花、條紋、格子的元素,營造青春亮麗、舒適活潑的氛圍,讓穿上的女孩們都被打造成陽光青春美少女。


BM女孩使審美標準規格化、病態化

BM風格的流行使得路上、社交媒體上,都充斥穿著露腰、緊身短版上衣,高腰褲、高腰包臀裙的女孩,穿搭標準就是短、緊、瘦,而且瘦還要更瘦;加上目前螢光幕前各大知名的流量女星如:歐陽娜娜、Jennie、Lisa、周雨彤、宋祖兒也是BM穿搭的喜愛者,有了她們的「加持」,BM風格成為了多數女孩追求流行與美感的標準。

在百度搜索上打上BM女孩,可以發現出現的預設搜索結果10個當中,有7個都是針對身材、外在審美標準為主要訴求的搜索,諸如:「BM女孩身高體重對照表」、「BM女孩身材標準」、「BM女孩標準三圍」、「BM女孩尺碼表」等等,將BM女孩規格化的同時,也無形中將身材的審美也規格化了。

百度搜索截圖

​實際查詢後我們可以發現,根據君行國際義工旅行製作的「女孩身高体重表」與「標準身高體重表」對比顯示,BM女孩對身材的要求極為嚴苛,更可以說是病態的程度,基本上是非常危害身體健康的一個審美標準。

在中國大陸,有許多女孩不惜以催吐、節食等方式進行減肥,同時可能還得想盡辦法(違背自身基因條件)讓自己獲得所謂的「漫畫腿」、「直腳肩」、「A4腰」,只為讓自己穿上時下最流行的BM穿搭、網紅單品時,可以更加完美,迎合現代越來越畸形的審美標準。

BM女孩—畸形的審美,從嘲諷超過50公斤的女生開始
君行國際義工旅行製作的「女孩身高体重表」與「標準身高體重表」對比

​BM風、網紅潮流販賣女性身材焦慮

BM品牌創立的初衷,是為了買不到合適S號尺寸服飾的嬌小歐美女孩所設計。

如今在這越發以瘦為美的審美標準時代,再加上韓風、明星、網紅在社交媒體上的影響之下,這種不算健康的審美標準,越發成為人人趨之若鶩的目標,似乎不達BM女孩的標準便不算瘦、不算美。

但人的美本來就不應該被誰所設限,不論我們各自長成什麼樣子,只要夠愛自己、保持自信,我們可以綻放屬於自己的美麗,解放他人放在女孩身上的枷鎖,活出想要的樣子吧!

延伸閱讀:
白天是身累的「打工人」,晚上是心疼的「尾款人」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字節跳動開診所,大步邁進互聯網大健康和醫療產業

整理:李依庭/圖: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on Unsplash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字節跳動作為互聯網新星,其一舉一動都備受關注,其發展遍及各行各業諸如:新聞資訊、短視頻、直播、電商、社交、綜藝、網劇網大、網文、電影發行、娛樂經紀、音樂流媒體、音頻、K12教育、英語學習、電子簽名、企業級應用、金融、遊戲、搜索、智能硬件、AI、車聯網、雲服務…等等。

今年5月字節跳動才完成對百科名醫的全資收購,以其完善字節醫學內容生態的完整與豐富性;9月推出醫療健康業務品牌「小荷醫療」,並推行面向患者的「小荷APP」,以及面向醫生的「小荷醫生APP」,從線上醫療科普內容進入互聯網醫療;而今10月有消息指出字節跳動在北京成立「松果門診」線下門診,逐步完整其醫療產業的布局。

前百度高管加盟線上+線下=松果門診

松果門診以「大專科小綜合」為特色,集醫療、預防、健康管理等線上線下服務於一體的高端現代綜合醫療機構,服務功能主要圍繞內科、外科、婦科、全科、口腔科、皮膚科、中醫、健康管理等方面。

而松果門診主體為北京松果門診部有限公司,成立於今年6月,法定代表人為鄭慶銀,但該企業隸屬於么零貳四科技(海南)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和最終受益人為前百度副總裁吳海鋒;他於2019年5月與前百度執行總監孫雯玉離職後,共同創立么零貳四科技(海南)有限公司。

而吳海鋒在百度曾擔任過百度醫療相關業務的負責人,孫雯玉則擔任過百度多模搜索部總監,吳海峰旗下更有多位百度高管相繼加入字節跳動;其團隊么零貳四是一個互聯網+大健康的內容服務平台,在人工智能、雲計算、大數據等方面具有豐富經驗,將為字節跳動在線上提供醫療健康資訊和服務方面帶來優勢。

中國大陸互聯網巨頭火熱布局互聯網醫療領域

醫療健康行業與其他行業不同,其不僅需要入局企業有較強的商業化能力,還考驗著企業對醫療行業的專注度與理解力;近年來,不僅字節跳動在醫療健康領域有多項重大舉措,阿里、騰訊、京東等互聯網巨頭也都在醫療健康領域持續輸出,其發展最早可追溯至2014年,而今因疫情影響對互聯網醫療有推波助瀾的影響。

以2020年為例,阿里健康APP更名為「醫鹿」,進一步強化醫生質量和營運方面的核心競爭力,整合天貓醫藥、支付寶、夸克搜索等相關業務板塊,提供智能搜索、線上問診、體檢疫苗預約、藥品閃送等互聯網醫療健康服務;騰訊醫療健康攜手微眾銀行成立聯合實驗室,探索醫療領域的智能化應用,自建醫療服務平台和自研AI+醫療產品,並投資了掛號網(現微醫集團)、丁香園、好大夫在線等醫療領域企業,至今已形成「騰訊覓影」、「騰訊醫典」等醫療產品佈局;百度也曾在2015年專門設立事業部搶灘移動醫療,但該部門在2017年2月一度被整體裁撤,直到今年3月百度成立百度健康(北京)科技有限公司高調回歸,主打「百度健康醫典」和「百度健康問醫生」兩大服務生態;京東健康上線第一個互聯網醫療呼吸中心,旨在打造線上+線下的慢病管理新模式,並赴港IPO。

醫療健康行銷抓住互聯網+醫療新機遇

隨著中國政策環境變化,醫藥領域高毛利時代不再,今受疫情影響,互聯網醫療平台流量激增,線上診療風潮正熱,吸引了大批醫生入駐,醫生與患者流量線上化,而大量的數據為企業提供了更多洞察客戶的機會。

基於大數據與人工智能技術,中國的醫藥創新型服務商脈絡洞察結合業務場景全面標籤化,引入新常態下的客戶管理體系和患者洞察,落地推廣投放與效果反饋,落實策略精準行銷;而另一家深耕醫療健康領域行銷十餘年的天璐營銷,借勢在互聯網搭建「導購」矩陣,最大限度發揮行銷環節中參與者的價值,向醫生「借」流量,以互聯網式的新玩法帶動醫藥數位行銷新風尚。

參考資料:
投資界|字節跳動,悄悄開了一家診所
動脈網|線上建互聯網醫院、線下開診所,字節跳動能做好醫療嗎?
思齊俱樂部|字節跳動開線下診所?!藥企如何蹭「互聯網+醫療」熱度?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Wish電商整合中國供應鏈優勢竄起,直攻亞馬遜天下

整理:李依庭/圖:Wish首頁螢幕截圖。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11月20日,被稱為「美版拼多多」的美國跨境電商獨角獸Wish,已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提交招股書,計畫在納斯達克上市。

Wish:瞄準美國下沉市場,滿足使用者模糊購物的逛街天性

Wish是美國跨境電商移動購物平台,根據招股書顯示,Wish是美國下載量最多的購物APP,目前月活用戶超過1億,有50萬賣家,在100個國家提供服務,截至2020年9月,過去12個月的收入達到23億美元。

據創始人Peter Szulczewski列舉的Wish銷售前50地區,大都分佈於人群不密集的偏遠地區,它們秉著「消費平權」的精神,瞄準美國城市以外中下層消費者提供購買服務,被稱為「美版拼多多」;產品包括鞋子、電子產品、廚房小工具、家居裝飾等各類生活用品,以低價作為賣點,不到1美元的項鍊、不到10美元的運動鞋和外套比比皆是。

原本Wish是基於圖片、影片的資訊推薦願望清單網站,類似於導購和內容平台,使用者通過點擊圖片可以鏈接到相應電商網站進行購買;幾番調整後,Wish成為一個可以進行商品交易的電商網站,核心還是滿足用戶逛街、瀏覽的同時進行個性化推薦。

Wish首頁螢幕截圖

Wish供應鏈仰賴中國 疫情迎來爆發機會

根據MarketplacePluse數據統計,Wish中94%賣家都來自於中國,廣東賣家佔27%,幾乎依賴中國的供應鏈。但受今年疫情影響,跨境物流受到衝擊,讓Wish面臨供應中斷、交貨延遲等問題,導致成本快速上升,招股書顯示,2020年的前三個月,Wish的營業成本達到6.05億,而去年同期只有2.55億。

但疫情對Wish來說也是難得的爆發機會,據招股書顯示,Wish在2017年,2018年,2019年營收分別為11億美元,17.28億美元,19億美元,2019年每年營收僅增加10%;近三年歸屬於股東的淨利潤分別為2.47億美元,2.08億美元,1.36億美元。2020年前的9個月,其淨替代錄得1.76億美元;近三年運營分別為1.47億美元,2.23億美元,1.44億美元,2020年前9個月為1.2億美元。公司前三季度營收17.5億美元,每年增長了32%。

Wish未來將投入自建物流、自營產品與本地化服務

根據招股書顯示,Wish未來有三大持續發力的方向。

首先為自建物流,除了目前提供的物流服務有船運、貨運代理,報關、運輸服務、倉儲等多種服務,未來也將與部分地區郵政網路及商業物流公司建立策略性合作關係,向其他平台的商家進行開發;其二為自營產品,利用平台的消費者數據和銷售趨勢,未來可能直接從廠家購買產品進行銷售;最後「通過Wish Local,我們在線商家已經有近5萬個合作夥伴提貨地點」,也就是本地化服務的實踐與規劃,目前Wish已經接入部分國家和城市的本地商舖,不僅線下的商店帶來線上的流量,也為部分在線商家提供線下提貨點。

參考資料:
電商在線|美版「拼多多」要上市,走的是京東+美團的路?
雷帝觸網|跨境電商Wish衝刺美股:估值百億美元號稱美版拼多多
三易生活|美電商平台Wish遞交招股書,多數賣家來自中國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別懷疑, 抖音的爸爸字節跳動要搶投網文創作

整理:李依庭/圖:Hans-Jürgen Weinhardt on Unsplash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中國網路文學(陸稱:網文)、網路小說發展多年,已累積出大量的原創內容,也更符合互聯網時代的用戶,隨著近幾年網路小說改編熱潮的發酵,網路內容的價值逐漸被放大、數位閱讀產業也越發被重視。

中國網文市場概況

中國數位閱讀市場由三大集團(平台)佔據其主要市場份額,首先為佔據25%市場份額的閱文集團,由騰訊文學與原盛大文學整合而成,並於2018年收購擅長影視劇製作的新麗傳媒,現已於網文IP影視化方面取得不錯的成果,輸出了多個超知名IP改編作品,如:《盜墓筆記》、《瑯琊榜》、《全職高手》、《慶餘年》;第二為佔21%的掌閱文學,專注於數位閱讀平台的開發;第三為佔20%的書旗小說,則是阿里文學旗下的手機閱讀APP,擁有阿里文學平台上的小說資源。

網文是中國互聯網巨頭的競爭新賽道

11月4日晚間掌閱科技發佈公告,「公司實際控制人成湘均、張凌雲將以24.42元/股的價格各自出售2252.25萬股無限售流通股份給量子躍動公司,價值總額為11億元,量子躍動將持有掌閱科技11.23%的股份」。而量子躍動是字節跳動旗下全資子公司,字節大手筆入股掌閱科技,擠掉百度成第三大股東。

同時,字節於近10個月期間,還投資了吾里文化、秀聞科技、鼎甜文化、塔讀文學、九庫文學等5個網文平台,再加上自有的番茄小說等品牌,為字節入局網文生態打下厚實基礎。

字節是否能在網文賽道上與已形成產業閉環的騰訊、以及持續在文娛領域深耕,不斷扶持新人作者、建立IP池的阿里相競爭,且要再看字節能否在這全民創作的時代,掌握創作者源頭的布局,並成功布局IP影視化了。

參考資料:
劉曠公眾號|阿里、騰訊、字節系網文戰火重燃
投資數據庫|字節兇猛:1天3筆投資,這家公司市值大漲85億

延伸閱讀:
有網路的地方,就有老師;談抖音母公司的線上教育布局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不懼國際市場夾殺,字節跳動跨入醫療產業

白天是身累的「打工人」,晚上是心疼的「尾款人」

文:陳澤琪/圖:sol on Unsplash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2020年中國大陸最有名的兩個網路紅語分別是「打工人」和「尾款人」。白天打工身累、雙11晚上回家,要付尾款時則心疼…

白天是身累的打工人

近來,大陸最流行見面的打招呼話,就是「早安,打工人!」「加油,打工人!」。這網路語火出了圈,微信朋友、微博、抖音、快手等各大平臺,到處都能看見這個打工梗。所謂的「打工人」包括:高管、白領、碼農、還是搬運工人或小哥,甚至是創業者。有著永遠做不完的工作、完成不了的業績、起不來的床……什麼都可以講到打工人。

2020年中國十大熱詞之一的打工人梗圖(來自:百度圖片)

鋪天蓋地的流行裡,有著苦中帶淚鼓勵著做人老實「打工不僅能致富還能交友娶媳婦。」、別偷懶「打工可能會少活十年,不打工你活不過一天。」、沒錢別貪舒服「累了嗎?累就對了,舒服是留給有錢人的。加油!打工人!」、未來就在眼前「你在深夜加班,我在早起搬磚,我們都有光明的未來。早安,打工人!」起早貪黑不怕累,從不遲到和早退。打工的場景各式各樣,包括金碧輝煌辦公樓裡的格子座、玻璃櫥窗裡的服務櫃台、工廠流水線、甚或是工地搬磚。2019馬雲喊996是幸福人(上班時間早上9點到晚上9點,一周如此勤奮6天),那麼2020年就只能認份地持續重複的生活樣態。

晚上是心疼的尾款人

好不容易撐到了11月,2020雙11卻提前展開。今年各種廠商為求訂單,都展開了「預付定金+尾款」的服務促銷,大量的商品給予折扣前,都讓消費者先預付訂金,雙11當日再給付尾款。但由於付出微少的訂金,感覺總是很爽快;但到付尾款的時刻,才知累積的金額是無比的沉重,於是各種尾款人的段子,再次火熱起來。究竟雙11是過節?還是渡劫?雙11後人人再次為付尾款加油,「付訂金的時候感覺什麼都買得起,加油,尾款人!」、「挺住,尾款人!」

2020年中國十大熱詞之一的打工人梗圖(來自:百度圖片)

不論是大陸所稱「打工人」、台灣所稱的「社畜」;或是大陸稱的「尾款人」、台灣人所稱的衝動消費者,此些都一種自嘲的稱號,但也可當成是苦中作樂的樂觀努力:努力打工、努力結清尾款。畢竟,人人都是這世界渺小的一份子,可是每一個平凡的我們,都有著屬於自己的光芒,芸芸眾生,皆為不凡。好吧,沒有困難的工作,只有持續努力的打工人!

延伸閱讀: 2020天貓雙11狂歡開始有點兒不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