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直播

綜藝天王吳宗憲的直播賣貨首播秀在抖音展開

綜藝天王吳宗憲的直播賣貨首播秀在抖音點亮

文:陳澤琪/圖:網站、直播截圖。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2020年是中國全民直播帶貨元年,也是抖音參加雙11電商節的第二年。抖音舉辦「全民寵粉節」達成187億人民幣的銷售成績。

綜藝大哥吳宗憲於2020年12月28日晚上10點連續2小時,在大陸抖音進行直播賣貨的首播,比起大陸2020年4月1日愚人節大陸羅永浩的直播賣貨首播秀的力道,威力小了許多,但對於年過半百的憲哥,不畏懼地大膽擁抱台灣尚未熟悉的網路新營銷工具,仍不禁要為其豎起大拇指。

藝人的知名度不完全等於流量的紅利

2020年大陸抖音直播最為人關注的亮點,就是經過前期不停地鋪墊和抖音賣力造勢的羅永浩的抖音直播賣貨首秀。話說當時羅永浩的直播首播觀看人數超過4800萬,支付交易總額超過1.1億人民幣,並創下抖音當時最高直播帶貨的紀錄。這樣的直播帶貨魅力(賣力)持續到了2020年的雙11,透過抖音的全民寵粉節,羅永浩當晚累積銷售總額則超過了3億人民幣。

綜藝天王吳宗憲的直播賣貨首播秀在抖音展開,藝人的知名度不完全等於流量的紅利

在2020年直播帶貨成為中國全民『瘋』潮的同時,大陸有許多藝人、名人也紛紛跨入,只是和傳統的媒體運作不同,藝人、名人等知名度並無法等同他們直播帶貨的能力。

直播帶貨翻車事件最有名者,包括大陸知識名人吳曉波的直播帶貨翻車事件,奶粉帶貨只賣了15罐、上百萬人收看直播,但商品銷售量卻為個位數等。

而其中最為人所詬病者,是許多MCN單位(數位網路經紀)往往是高抬此些藝人、名人的身價,品牌廠商如想讓藝人、名人為商品代言賣貨,多需先上繳數十萬人民幣的坑位費(商品上架代言費),然後直播銷售的銷售額,卻往往連基本的坑位費都無法打平。此外,更不用說MCN為了避免翻車難看,又會再另外邀集樁腳、銷售團隊,在直播賣貨期間進行「刷單」(線上創造銷量,但實際未真正做出銷售),各種荒腔走板的直播事故接連不斷,迫使監管規範因應而生。

中國直播賣貨法律規範化開鍘

2020年7月1日,中國廣告協會制定的《網路直播行銷活動行為規範》正式實施,重點規範直播帶貨行業刷單、虛假宣傳等情況。《規範》指出,網路直播行銷主體不得利用刷單、炒信等流量造假方式虛構或篡改交易資料和使用者評價。不得進行虛假或者引人誤解的商業宣傳、欺騙與誤導消費者。

直播規範法頒布後,首迎有名的重罰事件,就是2020年11月快手直播帶貨一哥辛有志被打假貨人團隊盯上,被控銷售與直播內容不符的燕窩事件。不說辛有志為此事數度透過微博發道歉文、直播間裡彎腰賠罪;按銷售一千多萬人民幣的燕窩,假一賠三的賠償與罰金,辛有志團隊至少要付出了六千多萬人民幣的代價,甚且面臨可能被判刑的窘境。

直播規範法規範的施行,繼而加大了直播賣貨的技術門檻。

開大門走大路,憲哥勇敢向前行

憲哥為台灣在大陸頗具知名度與人氣的藝人,2019年初他開設個人的抖音號至今已積累49.5萬粉絲;2020年12月28日綜藝天王憲哥的抖音直播賣貨首秀,前後持續2小時,比起4月1日大陸羅永浩的直播賣貨陽春的直播間,憲哥的開播實為有備而來。精巧佈置的直播間、直播裡帶著旗下藝人共同參與,販售全是大陸符合法規的產品,包括:鮮果黃桃水果罐、大陸旅遊產品、和南京保健食品廠合作代言的保健食品、有設計感的小電器等。在台灣,做好準備,透過網路開始無縫接軌大陸賣貨。

只是面對抖音這類的新工具,光靠知名度和人氣是不足的。12月28日當晚直播同時間在線人數最高近6000人,實際銷售額則寥寥可數。但作為經常黏在抖音直播的我,在憲哥的直播間裡,看到大陸網民們熱情地反饋寫著「台灣藝人直播賣貨很新鮮」、「台灣直播賣貨不吵鬧、還可聽音樂」、「聽台灣講話的語調賣商品,特別有味道!」、「喜歡看憲哥」等彈幕,看到憲哥能跨越技術門檻,大膽應用網路新工具,並透過這樣的方式,建構兩岸網民們友善溫暖的交流和對話,真心為憲哥喊讚!

前進未來必修課:所有行業都能透過抖音、TikTok改寫一遍

文:陳澤琪 圖: Franck – Free-Hotspot.com on Unsplash。本文授權自旅讀中國106期。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抖音短視頻是大陸境內應用的短視頻社交平臺,TikTok則為抖音的海外版,兩者應用功能有差異,很多人稱TikTok就是兩年前抖音在大陸的陽春版。

和傳統的圖片、文字的互聯網傳播載體不同,短視頻、短影音(short video)為時長在五分鐘(最長不超過十五分鐘)內,主要是在行動智慧型終端上進行拍攝、美化編輯或加特效,並可透過網路社交模式進行即時分享的一種新影片、新媒體的新傳播內容。隨著智能手機普及和網絡的速度提升,打破了消費者的時間和空間的受限,推動著短視頻行業的快速發展。

HOT!全球瘋短視頻、短影音

二〇二〇年七月國際市調《Sensor Tower》發布上半年全球手機應用App排名,在非遊戲類App中, TikTok全球下載量達六億二千六百萬次(未包括大陸境內抖音下載人數八億),名列全球第一。八月美國前總統川普以損害國家利益為由,透過行政禁令意圖禁封美國TikTok,後半脅迫要求由微軟、甲骨文等美國網路公司購買TikTok,直至九月華盛頓法官裁決,蘋果和安卓的應用商店可以繼續保留TikTok,十月底美國賓西法尼亞州法官裁定暫緩美國商務部的禁令,原因是TikTok上已有兩百萬粉絲的三位創作者(非TikTok公司人員)透過法律告訴稱:如果美國司法部關掉TikTok,那麼他們將無法和粉絲聯繫,並且取得收益,認為TikTok應該受到有關法律的保護。此時,大眾開始關注到作為短視社交TikTok其影響力至鉅,分量已能與國際網路公司平起平坐,且後勢持續看漲,擋無可擋。

逐漸遠離傳統圖文閱讀信息的模式,此刻,大眾走入了影音視頻的時代。想掌握這樣的時代,理解應用的模式、發展的趨勢,就不得不看清楚全世界短影音、短視頻原發地,商業生態最為成熟,市場最為競爭的中國大陸。

短視頻、短影音符合現代網路應用趨勢

短視頻的迅速興起和發展,首先在於其傳播方式極大地適應了現代即時性、時間碎片化生活方式;同時,短視頻創作門檻低,適合大眾參與,許多短視頻的觀看者同時也是短視頻的製作者;此外快速傳播及分享的強社交娛樂特性,促使短視頻社交平臺快速流行。

二〇二〇年艾媒諮詢中國短視頻用戶數據報告顯示,中國短視頻行業市場規模已近人民幣三百六十億元,使用用戶超過八億。

目前中國大陸短視頻平臺應用可分為四大區塊,包括:字節跳動的抖音、火山小視頻、西瓜視頻;騰訊系的微視、火鍋小視頻;阿里系的土豆視頻、鹿刻、淘寶短視頻;百度系的全民小視頻、好看視頻、梨視頻;新浪系的秒拍、小咖秀等,各式短視頻如雨後春筍般冒出,持續重整、洗牌,至二〇二〇年逐步進入穩定發展的成熟期。

短視頻社交平臺如何改寫所有行業

短視頻社交平臺吸引龐大的流量,用戶的活躍程度高;市場的規模高速增長,加上資本的大量投入,故而形成完整的產業鏈。

中國大陸互聯網數據顯示近六成的用戶會因為觀看兼具傳播力、互動性與強營銷力的短視頻轉而投入消費,短視頻的商業變現途徑愈趨多元,經營短視頻的人也可以根據創作的內容,找到最適合的模式,實現將流量轉換現金。目前中國大陸市場探索出有關短視頻商業變現盈利模式包括:廣告變現、短視頻帶貨、電商導流、平臺分成、知識付費等。

二〇一七年五月抖音正式向國際推出TikTok(抖音國際版),很多人說TikTok就是兩年前的抖音,也就是說,如果想要知道未來TikTok發展的走向,或是了解市場應用的模式,透過理解大陸的抖音,就能佔得先機。以下僅就中國大陸抖音正在改寫的三個行業進行分享:

短視頻×直播 邊看邊買電商賺很大

短視頻和直播的整合,正在重新翻轉大陸電商營銷的發展模式。

大陸電商產業激烈競爭下,淘寶、京東等所謂的傳統中心大電商平臺,讓商家以平面圖文方式介紹商品,以陳列「貨架式」的形式將商品上架商品店鋪,早已無法滿足消費者。故品牌電商開始投入更多外加情境訴求的專業商品攝影,甚或以產品為核心拍攝短視頻,介紹和演繹產品的特點,提升消費者購物體驗。但這種傳統中心電商平臺上的商品短視頻,內容仍以產品為主的品牌宣傳,類似品牌的電視廣告,且框限於傳統電商的平臺運作,流量及客戶仍屬於淘寶、京東等平臺。

當移動互聯網時代的來臨,超過八億用戶的短視頻成為重要流量的出口,短視頻內容能提供消費者豐富和生動的商品訊息,當用戶親眼看到商品在實際使用場景中的表現,即時理解商品的特性,加上電商購買連結,就能促使消費者下單。

二〇二〇年四月四日愚人節,抖音和自稱「也許是中國第一代網紅」的羅永浩合作進行抖音直播帶貨,此次直播首秀,創下四千八百多萬人同步收看,自此抖音直播賣貨持續不斷。直至九月底,原背債六億人民幣的老羅,透過〈脫口秀大會〉節目公開說明,他已經還完四億多,剩下的欠債能明年還完,並想拍一部紀錄片〈真還傳〉,這番發言頓時炸翻中國網民。大家開始計算直播帶貨如何讓老羅還錢的同時,也評論道:老羅「不賺錢,交個朋友」的直播,只是說說;用力帶貨、努力還錢,才是真正王道。

前進未來必修課:所有行業都能透過抖音、TikTok改寫一遍
二〇二〇年四月四日愚人節,抖音和自稱「也許是中國第一代網紅」的羅永浩合作進行抖音直播帶貨
2020年4月愚人節抖音與羅永浩合作進行直播帶貨宣傳圖
雲端旅遊拯救旅遊服務業

新冠肺炎疫情來襲,重創全球旅遊產業,對於大陸本身亦然。其中最先衝擊者,即是第一線的服務人員,包括導遊、領隊等。為求生存,各旅行社的專業導遊、領隊等,先整合以往商品銷售、名特產資源開始透過社群平臺向以往曾經服務過的團友、旅友們推薦和販賣商品;但擅長歷史人文、言語表達者,則發現了抖音的「#抖音雲端旅遊局」頻道。

二〇一九年初原央視《美麗中華行》的主持人房琪Kiki,決定透過自媒體的型態創業,她先透過大量收看抖音上人們拍攝的短視頻進學習,然後決定第一次試水的旅遊目的地新疆喀什,一開始她發布百條視頻播放量僅有幾萬,沒有那麼多人關注,直至十月她記錄了自己在騰格裡沙漠中等日出的經歷,獲得九十多萬點贊 ,她提到「我第一次看到那麼高的播放量,當時激動到一晚上都沒睡著」。如今房琪Kiki透過抖音號,已積累八千八百多萬人點讚、擁有九百八十萬粉絲,並且經營抖音商品儲窗,透過個人品牌推薦商品,進行電商變現。

二〇二〇年四月抖音則在為滿足大眾需求、舒緩壓力,也為旅遊業復甦進行預熱,而推出「#抖音雲端旅遊局」,並在此抖音平臺上舉行一場史上前所未有的直播節目,畫面從外太空站對準地球拍攝,當鏡頭掃到絢爛的極光時,瞬間沸騰,數萬人同時對極光許願,所有觀看直播的人都站在了太空視角,將宇宙星河和世間山海盡收眼底。透過大陸抖音搜尋直播間的「旅遊」就能隨時在線收看許多精彩的導遊主播們,在中國大陸各旅遊景區,透過手機直播進行解說,同時許多在線的用戶,則會隨時為喜歡的主播送上「抖幣」,主播積累抖幣則可賺取獎金。

海豚知道讓知識隨時能變現

短視頻社交平臺發展以內容為核心,尤其看重知識內容。…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當相聲遇見抖音,中國相聲大咖郭德鋼在抖音招募關門弟子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當相聲遇見抖音,中國相聲大咖郭德鋼在抖音招募關門弟子

整理:李依庭/圖:Photo by Jp Valery on Unsplash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中國相聲大咖郭德鋼放下禁止學員玩直播的規矩,主動擁抱新媒體的變化,與抖音合作首次開播招收最後一波「龍」字科的關門弟子。

從外界不看好相聲前途的初次招生,走到2003郭德鋼有了十幾個人的演出隊、有了固定的演出場所、「北京相聲大會」正式更名為「德云社」,並顛覆業內不成文的規則,他將相聲從電視節目搬回了劇場,開始改變招生方式並逐漸組成其德云男團,相聲傳統藝術不僅有年輕新血加入,更趨向娛樂化與偶像化。

傳統獲新生

郭德鋼認為相聲的發展,「60%是傳統技巧,40%是時興理念」。一味地追求新相聲,拋棄傳統,那是不懂不會;一味地繼承傳統,拒絕創新,那叫頑固不化。

這次德云社招生與抖音的合作,前期會通過短視頻進行選拔,透過影片可以清楚看見報名者的優點與缺陷,而抖音巨大的用戶規模和廣泛的覆蓋範圍,使得德云社能夠看到更多的相聲人才。過去透過招生啟事,能獲得3000人報名;藉由抖音傳播,卻來了30萬人。

德云社與抖音深度合作的直播招生,無疑是在增加「密度」,首先是行業傳承的密度;其次,是相聲也可以從抖音這個活躍度極高、極能代表年輕潮流的平台上,汲取內容,刺激德云社成員設計出新的段子和包袱,這也將加大相聲的內容密度。

而互聯網不僅改變人們的生活方式,也改變人們對待傳統曲藝的方式,郭德鋼的走紅與德云男團走入抖音,除了維繫與復興傳統藝術,也代表著「破圈」的意涵,讓傳統走入年輕人與大眾的生活圈;德云社與抖音直播的合作也代表著中國傳統曲藝與潮流文化聚集地的一次碰撞,讓抖音成為傳統文化的又一輸出端口,助力中國傳統曲藝的年輕化傳承和復興。

沒有邊界的抖音內容生態

12月21,郭德綱抖音直播首秀調動了于謙和十幾位弟子,共同為「開龍門」強勢助陣,整場直播累計觀看人次超3300萬、1.9億的點贊量。顯示抖音用戶對於更多元化喜劇直播內容的迫切需求,以及對德云社與相聲文化、演員的認可,同時,也是抖音突破地理限制和獨特的交互玩法,讓抖音在喜劇內容生態有獨一無二優越性。而郭德綱的加入也為抖音的全明星拼圖添上了不可或缺的一塊,持續推動抖音的「明星生態」升級優化。

另一方面,則是抖音平台的喜劇生態。喜劇類內容接受門檻低、受眾面廣、流量高、感染力強,對抖音這樣的內容平台來說是最能夠快速提昇平台用戶增量並增強用戶粘性的垂類內容。在疫情期間,抖音就和眾多喜劇人、喜劇廠牌進行合作,在幫助以往相對依賴線下的喜劇行業化解危機、緩解壓力,與此同時也滿足了大眾「笑」的需求。

抖音還在嘗試讓頭部廠牌、喜劇領域KOL、地方戲劇團體以及更多有創作力的素人都參與其中,構建一個完整的喜劇內容生態,這一優質垂類也將成為抖音直播整體內容生態中的一大組成部分;而對抖音用戶而言,德云社的到來意味著抖音的娛樂內容更多元化。

而根據《抖擻傳統:短視頻與傳統文化研究報告》顯示,僅僅截至2019年5月初,抖音平台上傳統文化相關短視頻超過6500萬條,累計播放量超過164億次,累計點贊數超過44億次,傳統文化已經成為抖音平台上的主流話題之一。現在在抖音上,書畫傳統工藝、戲曲、武術、茶道,民樂這種類型在抖音上最受歡迎。

在抖音的吸引力之下,數億中國人的資訊獲取、生活娛樂、工作學習等需求轉移到線上,用戶的生活、消費習慣所發生的這一變革,加上視頻化的內容表達不斷釋放便捷化與生動化的特性,讓更多用戶對短視頻的依賴度加深。

延伸閱讀:觀看更多時事整理報導到文章分類「今日中國」

參考資料:
浪潮工作室|沒有什麼能打敗郭德綱
財經無忌|郭德綱和他的德云社在抖音再度破圈
三聯.CREATIVE 三聯生活周刊|郭德綱抖音招生:德云社的龍門之躍






中國大陸直播與短視頻平台的商業發展趨勢

圖/文:前進新大陸。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本文擷取自《前進新大陸》線上課程:《短視頻電商(Tiktok、抖音、快手)火熱,跟上老司機專車就贏》精彩片段。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參加更多精彩課程)

短視頻流量所帶來的商業潛力已是必然的趨勢,有鑑於2020疫情黑天鵝的來襲,中國大陸的食衣、住、行、育、樂等行業,都漸漸轉往短視頻、直播平台挖掘流量機會。目前階段雖各平台營收的主力貢獻有所不同,但大陸短視頻平台(直播平台)的商業趨勢有以下幾種現象:

一、變現模式多元化發展

短視頻擁有大量的流量,用戶的活躍程度高,市場的規模高速增長,加上資本的催熟後已經形成完整的產業鏈,廣告主或企業主的營銷需求,讓短視頻的商業變現模式呈現多元化的發展,目前平台變現主要有4大主流途徑,有興趣經營短視頻的人也可以根據創作的內容,找到最適合的模式,實現將流量轉換現金。

中國大陸直播平台的發展
中國大陸短視頻平台的發展
廣告

通過帶有流量的意見領袖 (KOL),向用戶推薦商品是常見廣告主的營銷模式,常見一些劇情類或教學類的短視頻,例如以美食題材做料理的達人會接醬油、電器等的廣告,並在教學時置入商品,或是製作有趣的內容視頻,吸引別人的觀看。

還有像西瓜視頻、頭條號這些視頻播放較長時間的平台會穿插廣告,類似youtube的形式,當你製作的視頻帶來流量時,平台就會將廣告收益分潤給你。

遊戲

玩遊戲已成為年輕消費者的生活一部分,看遊戲的直播也是日常的娛樂項目,優秀的遊戲主播,除了玩遊戲的技術有過人之處,與粉絲之間也能產生良好的互動,而遊戲主播以自身KOL的身分,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遊戲的口碑,可以讓一款遊戲快速的火紅,並對遊戲的銷量產生巨大的影響,在遊戲的發行上,主播也成了重要的銷售渠道,讓遊戲直播的行業成為一個「帶貨」的行業。

電商

短視頻可以更完整的給消費者豐富及生動的商品訊息,也容易帶動人的情緒,故事性的內容創作在消費者沒有防備的清況下輸出產品特性,也就有更好的流量變現。

平台掌握流量,電商成為主流的變現模式,因此平台紛紛往電商的領域切入,越來越多的紅人也以自身的流量,導引至電商購物,為自己的帳號來增加收入。

直播分成

由於移動網絡的發展,出現各種不同的平台,許多人在平台上開啟直播帳號,達人、 明星、紅人等KOL通過直播收到粉絲們打賞的禮物,或是通過直播進行「帶貨」變現,這些由KOL創造的營收,便可與平台分成,創造自身收入,平台也可藉由直播的形式,加速平台的變現賦能,依靠直播打賞分成已經成為當下短視頻平台的標準配置了。

在今年疫情期間,學校停課、公司停工等等,大家都在家自主管理,看直播也成為休閒娛樂、獲取資訊的方式,平台的流量占比更明顯的提升。

二、短視頻平台(直播平台)對KOL的管理呈現集中化及規範化

短視頻平台商業變現的模式已經趨於成熟,營銷的玩法越來越多,不僅有廣告投放、內容植  入,更可訂製內容,還有網紅的活動、帳號的運營及與電商等跨平台的整合,也有更多廣告主開始嚐試短視頻的營銷,因此各個平台相繼推出自有的KOL交易平台,以集中化、規範化的管理MCN機構及KOL,規整平台內各種短視頻的營銷活動,達到提升廣告效果和廣告主的合作。

例如:星圖平台是抖音官方所推出的推廣接單平台,平台集智能交易與管理為一體,主要的功能就是為客戶與達人、明星等提供各種數據,並根據客戶需要進行智能媒合,達成視頻廣告交易服務並從中收取費用。星圖平台有訂單交易、達人管理、項目分析、任務報價、數據服務等功能,抖音透過星圖平台讓用戶、明星、達人、MCN機構及廣告主的權益都能得到保障。

中國大陸直播平台的發展
中國大陸短視頻平台的發展

延伸閱讀:
進中國短視頻市場必備:用數據分析工具,優化影音內容
解析中國短視頻KOL行銷現狀與廣告主投放偏好
TikTok、抖音的個性推薦究竟用來做什麼?

前進新大陸週報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創造無價 流量無界;善創作者,就能在抖音上掘金

整理:李依庭。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9月15日,以「創造無價流量無界」為主題的第二屆抖音創作者大會(以下簡稱:創大)在上海舉辦,創作者收益論壇上,巨量引擎洞悉行業內容升級營銷趨勢,與創作者和客戶共同探尋內容價值和商業空間的新可能。

抖音將投入100億元流量 幫助創作者創收800億

以KOL、達人為代表的創作者,透過發揮自己的內容創作能⼒,結合品牌營銷需求與消費者偏好,而成的「影響者營銷」越來越被品牌重視;根據《2020-2025年中國KOL營銷行業發展前景預測及投資戰略研究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KOL整體投放市場同⽐增長63%,2020年廣告主投放預算規模預計突破750億。

而抖音正是匯集這些內容「影響者」的強大平台,為進一步放大影響力,未來一年,抖音將投入價值100億元流量資源,通過流量扶持升級、服務手段完善、變現渠道擴展三方面,幫助創作者在抖音賺到800億元。

巨量星圖幫助創作者提升商業變現價值

根據《2020年內容創作發展趨勢報告》數據顯示,近兩年創作者生產短視頻內容的佔比持續攀升,從2018年的37.8 %提升到2019年的45.9%。

面對競爭激烈的內容賽道,針對優質創作者打造一站式內容營銷服務平台巨量星圖,撮合創作者合作,實現商業變現,幫助創作者明確營銷價值;並推出「STAR品牌新計劃」、「繁星計劃」、「夥伴計劃」、「巨星計劃」等創作者扶持政策。

抖音CEO張楠的三點思考:
抖音是以人為核心 為大家紀錄美好生活的「抖音」

在創大,字節跳動CEO張楠也分享了對於「抖音在做什麼」以及「抖音是什麼」等問題的思考。

2020年,因疫情推動了影音和直播成為人們生活中最主要的表達和互動的方式。起初,人們透過抖音內搜索,獲得疫情的進展與防疫資訊;在這足不出戶的期間,漸漸發展出雲健身、雲飯局、雲旅遊等活動;而一度停擺的線下經濟,靠著直播電商再次復甦生機,雲逛街、雲賣房、雲賣車開始流行,上海新世界百貨也在抖音上開啟了直播,許多地方政府也嘗試直播帶貨,為自己的城市帶貨。

時至今日,抖音每天仍然產生超過3億次搜索,不少用戶已經把抖音作為日常的視頻搜索引擎在使用了。

抖音已經不再只是一個短視頻平台,當人們大部分的生活場井都融入了抖音,抖音該如何服務各種需求的用戶,並這個社會創造更大的價值?張楠分享三點思考:

第一,抖音所有功能和服務的出發點都應該是人。任何新功能,都要想清楚對用戶,對社會的價值,而不是單純追求數據的增長。
第二,內容和算法都應以人為核心。在思考讓內容推薦更精確的同時,抖音越來越好看、人們透過抖音看見更豐富的世界,但是否忽略了精采內容背後的「普通人」?但「人」才是抖音的根本,短視頻和直播只是人們用來表達自我的工具。
第三,相比對數據指標的關注,產品更應該以人為核心。希望用戶在抖音上的每一分鐘,都能獲得與之匹配的價值。讓人們不僅能說出抖音很好看,還能提及抖音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了什麼改變。

參考資料:本文轉載各微信公眾號, 內容版權屬微信各媒體所有
36氪|北京字節跳動CEO張楠:抖音所有功能和服務的出發點都應該是人
抖音廣告助手|抖音日活破6億,創作者大會構築內容創作者掘金上行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