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商直播

跨境關鍵報告|大陸直播產業大噴發,月收入平均人民幣9845

文:陳澤琪/圖:2020年春季直播產業人才報告。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文末附上完整報告書)

跟上風口,豬也能飛;這話套用在大陸直播產業完全吻合。2020年6月15日中國面向全球最具國際指標性的貿易交易「廣交會」因為疫情的關係,全部轉往線上,其中最搶手的人才就是擁有各種外國語文能力的直播主。

一個笑話藏著兩樣市場規模

一日朋友講了個笑話,一位台灣年輕人和一位大陸年輕人聯手在線上做直播節目,當晚獲得上千人收看,結束後兩位年輕人都哭著回家,台灣年輕人哭著回家和父母說「今天我做直播,居然獲得上千人收看」;大陸年輕人同樣是哭著回家和父母說「今天我做直播,居然只有上千人收看」。

根據大陸知名人力網智聯招聘攜手淘榜單,共同發佈《2020年春季直播產業人才報告》,針對大陸新冠肺炎疫情以來的直播行業發展形勢、人才市場供需關係、以及直播人才技能要求進行分析,此份報告能提供同樣在台灣興起的直播行業參考,也能提供給對此行業有興趣的年輕人進一步思考找尋自己的方向。

大陸直播產業大噴發 提高薪資爭取人才

本份數據報告顯示相較於2019年,2020年大陸直播行業人才需求逆勢猛增,招聘人數同比增幅達132.55%。2020年1月底農曆春節結束後一個月,直播相關崗位的平均招聘薪酬為人民幣9845元/月,高於全行業平均水準,較去年同期小幅上漲1.63%。

電商和娛樂行業都想逮住直播興起的風口

電商行業是直播人才的吸納大戶,達32.72%;其次以內容為驅動的媒體/出版/影視/文化傳播領域招聘的直播崗位占28.58%;具消遣的娛樂/體育/休閒行業,涵蓋電競、賽事、秀場等直播,招聘直播職位數占比由去年同期的4.97%擴張至16.39%,這與疫情期間網路遊戲等「宅經濟」的爆發不無關係。

同樣以賣貨為主的耐用消費品(服飾/紡織/皮革/傢俱/家電)、快速消費品(食品/飲料/煙酒/日化)與零售/批發行業,也將商家自播納入行銷和銷售計畫的一部分。

疫情期間教育培訓轉往線上,競爭熱度白熱化

疫情期間,線下教育發展緊縮,各地大中小學都開啟雲課堂,老師們也紛紛化身「主播」,「直播+」為教育行業帶出了新風向,為解決求生求存的問題,許多教育行業求職者改變賽道,將目標轉移至線上教育,其中教育/培訓/院校領域對線上授課教師的招聘崗位數占所有直播崗位的2.72%,卻吸引求職者投來大量簡歷,故成為直播細分領域中競爭力度最大。但教培產業為求快速轉型,加快增長腳步,也以高於各領域的直播圈的薪酬人民幣11577元/月,吸引人才。

直播行業裡最搶手的人才是直播主播/藝人

直播行業核心崗位中,視頻主播/藝人大量持續需求,2020年節後復工以來招聘職位數占比56.83%,這主要緣於核心主播的IP號召力直接左右流量,各商家平台都在努力挖掘帶貨達人。而面對直播行業搭配不同產業,持續細分領域,使得直播運營崗位需求也快速增長,較去年提高4%,占比達到15.46%。

綜論目前大陸直播人才的需求

1.疫情下直播行業招聘需求同比逆勢上漲 1.3 倍,平均招聘薪酬 9845 元/月
2.電商為直播人才吸納大戶,宅經濟下娛樂休閒領域直播就業機遇增多
3.教育培訓領域直播崗位競爭熱度最高,平均招聘薪酬達 11577 元/月
4.主播為直播人才中的絕對主體,直播教師競爭激烈
5.直播產品開發崗平均招聘薪資人民幣 26076 元/月,主播崗位「聲不如顏」
6.直播人才需求逐步下沉到三、四線的城市
7.55%直播領域求職者為女性,人才跨界崗位關聯度較高,銷售與運營崗位大量輸血
8.直播崗位七成不限學歷和經驗,主要靠實操技能取勝

延伸閱讀:
跨境關鍵報告|2020年《中國跨境電商市場研究白皮書》
跨境關鍵報告|透過Shopee數據分析認識東南亞跨境電商市場
跨境關鍵報告|兩岸Z世代的新消費觀
跨境關鍵報告|數讀2020中國248家獨角獸報告

前進新大陸週報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創造無價 流量無界;善創作者,就能在抖音上掘金

整理:李依庭。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9月15日,以「創造無價流量無界」為主題的第二屆抖音創作者大會(以下簡稱:創大)在上海舉辦,創作者收益論壇上,巨量引擎洞悉行業內容升級營銷趨勢,與創作者和客戶共同探尋內容價值和商業空間的新可能。

抖音將投入100億元流量 幫助創作者創收800億

以KOL、達人為代表的創作者,透過發揮自己的內容創作能⼒,結合品牌營銷需求與消費者偏好,而成的「影響者營銷」越來越被品牌重視;根據《2020-2025年中國KOL營銷行業發展前景預測及投資戰略研究報告》數據顯示,2019年KOL整體投放市場同⽐增長63%,2020年廣告主投放預算規模預計突破750億。

而抖音正是匯集這些內容「影響者」的強大平台,為進一步放大影響力,未來一年,抖音將投入價值100億元流量資源,通過流量扶持升級、服務手段完善、變現渠道擴展三方面,幫助創作者在抖音賺到800億元。

巨量星圖幫助創作者提升商業變現價值

根據《2020年內容創作發展趨勢報告》數據顯示,近兩年創作者生產短視頻內容的佔比持續攀升,從2018年的37.8 %提升到2019年的45.9%。

面對競爭激烈的內容賽道,針對優質創作者打造一站式內容營銷服務平台巨量星圖,撮合創作者合作,實現商業變現,幫助創作者明確營銷價值;並推出「STAR品牌新計劃」、「繁星計劃」、「夥伴計劃」、「巨星計劃」等創作者扶持政策。

抖音CEO張楠的三點思考:
抖音是以人為核心 為大家紀錄美好生活的「抖音」

在創大,字節跳動CEO張楠也分享了對於「抖音在做什麼」以及「抖音是什麼」等問題的思考。

2020年,因疫情推動了影音和直播成為人們生活中最主要的表達和互動的方式。起初,人們透過抖音內搜索,獲得疫情的進展與防疫資訊;在這足不出戶的期間,漸漸發展出雲健身、雲飯局、雲旅遊等活動;而一度停擺的線下經濟,靠著直播電商再次復甦生機,雲逛街、雲賣房、雲賣車開始流行,上海新世界百貨也在抖音上開啟了直播,許多地方政府也嘗試直播帶貨,為自己的城市帶貨。

時至今日,抖音每天仍然產生超過3億次搜索,不少用戶已經把抖音作為日常的視頻搜索引擎在使用了。

抖音已經不再只是一個短視頻平台,當人們大部分的生活場井都融入了抖音,抖音該如何服務各種需求的用戶,並這個社會創造更大的價值?張楠分享三點思考:

第一,抖音所有功能和服務的出發點都應該是人。任何新功能,都要想清楚對用戶,對社會的價值,而不是單純追求數據的增長。
第二,內容和算法都應以人為核心。在思考讓內容推薦更精確的同時,抖音越來越好看、人們透過抖音看見更豐富的世界,但是否忽略了精采內容背後的「普通人」?但「人」才是抖音的根本,短視頻和直播只是人們用來表達自我的工具。
第三,相比對數據指標的關注,產品更應該以人為核心。希望用戶在抖音上的每一分鐘,都能獲得與之匹配的價值。讓人們不僅能說出抖音很好看,還能提及抖音給他們的生活帶來了什麼改變。

參考資料:本文轉載各微信公眾號, 內容版權屬微信各媒體所有
36氪|北京字節跳動CEO張楠:抖音所有功能和服務的出發點都應該是人
抖音廣告助手|抖音日活破6億,創作者大會構築內容創作者掘金上行通道

前進新大陸週報

前進週報|微信精選|主播網紅的流量天花板來臨?出圈跨界、投入抖音尋求衝撞機會

文:李依庭。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2016年被譽為直播元年,直播行業發展至今不僅催生了各大直播、影音平台,更捧紅了大大小小的才藝網紅、帶貨直播主,改變了他們的一生,獲得翻轉人生的機會。其中對台灣人較熟知的中國頂流帶貨直播主薇婭、李佳琦來說,發展至今,越來越高的知名度,能讓其帶貨量更上一層樓嗎?更甚者,直播主、網紅的職業生涯到底能夠走多遠?

開發直播主(網紅)商業價值:破圈、跨界合作

長期關注影音、直播的觀眾便可發現,不論在台灣或中國,流量藝人與當紅主播(網紅)之間的界線已經越來越模糊,我們能在電視機(電腦)前,看見綜藝節目某些知名網紅(台灣常見為Youtuber)成為節目來賓;在抖音或台灣較知名的17live等直播平台,看見藝人降臨直播間與網紅互動,或也經營起個人直播節目。

而在這互相破圈的過程中,藝人與網紅主播的界線也日漸消退。

但兩方積極出圈的行為,能夠增加曝光、接觸不同的受眾,以期快速吸粉,無論是帶貨主播與藝人同台參加綜藝,還是藝人走進直播間,不僅打造娛樂效果,於雙方而言還互為分享了流量的果實,並解決背後可能面臨流量天花板的焦慮。

在中國的文娛產業已從增量時代,過度為存量時代的背景下,偶像經濟與飯圈文化迎來全新的改變。藝人所重視的流量就是網絡熱度,同樣看重流量、粉絲與品牌經營能力的還有網紅主播,而在這商業變現與更新換代頻率快速的時代,以上都成了考驗藝人與網紅商業價值與影響力的重要指標。

大主播紛紛跳槽抖音尋求發展機會

根據〈今日網紅〉統計發表,近期直播行業內有知名的15位大主播紛紛轉換平台,來到了抖音直播繼續深耕,優秀的首月開播成績也證明了他們以極快的速度站穩了腳跟(詳情請閱讀參考資料)。

而這波主播「跳槽」潮背後主要有兩點原因:

其一,合約到期與可獲利益日漸消退。一般娛樂直播平台與主播簽訂的合約週期多為三到五年不等。距直播元年2016行業發展至今已有4年的時間,主播們與原有平台的合約已也陸續到期;而大主播往往也更希望「名利雙收」,在目前流量資源分配不均的背景下,他們理所當然放眼對他們來說更好或最好的選擇。

其二,直播行業的主播格局即將面臨洗牌。無論是遊戲直播還是娛樂直播,舊人開始黯淡,新人輩出,且集中度開始變高,主播們都想要流量高的平台,造就了直播行業競爭更加地激烈。由於主播的行業生涯都較為短暫,選擇適合自己的平台顯得更為重要,目前各大直播平台頭部、中腰部主播紛紛入駐抖音開播,這波浪潮必定會衝擊原有的抖音主播生態,但也會給行業帶來新的主播地位大洗牌。

當電商主播依然很風光嗎?

主播在鏡頭前雖光鮮亮麗,但我們也常說想成為像薇婭、李佳琦這樣的主播,那機率可能是千萬分之一,但主播行業入行門檻低,依然是多數人非常嚮往的其中一個職業。

中國一檔線上紀錄片《 正在連接 》的第五集《 上播 》便想告訴觀眾,那些你可能不知道的主播故事。

雖然直播電商在2020年成為了互聯網行業的黑馬,並被互聯網各大指標人物認證為電商的未來。但當你從一個會自嘲自己是「抖音乞丐」的新人主播,成了在杭州成功置產、「不缺錢」,但因為年齡的增長,流量遇到了瓶頸的主播時,你會毅然決然選擇轉型,還是堅持原來的樣子呢?

參考資料:本文轉載各微信公眾號, 內容版權屬微信各媒體所有
傳媒圈|薇婭李佳琦成不了大明星
今日網紅|15個大主播換平台,頭部主播的焦慮和機會
差評|直播電商火了大半年,做電商主播還有那麼風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