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單賣4000萬人民幣火箭!直播電商的宇宙第一

文:陳澤琪/圖:pexels。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在直播電商上賣車、賣樓,已經不夠吸睛,要賣就賣真正能飛上天的火箭~不是開玩笑,這驚人的宇宙訂單發生在中國大陸網紅女神薇婭的直播間,5分鐘內賣出了800多筆4000萬人民幣的火箭,讓很多人大嘆有錢人不只是任性的大爺,更多是有錢人的世界,真不是啃便當的小庶民所能想像。
3月27日淘寶在微博上稱,有個大膽的想法,直播可以賣火箭、衛星、物件、還是阿姨?隨後,有不少網友在底下留言並@薇婭,快來安排一下火箭。薇婭轉發了這條微博,並表示:好啊,但是哪裡有火箭可以賣啊?接著,航太科工火箭公司就聯繫了薇婭說:我可以提供火箭!
在薇婭直播間上架的火箭型號是由湖北武漢航太科工火箭技術有限公司研製的「快舟一號甲固體運載火箭」,該火箭是一款成熟的運載商業衛星的火箭。火箭長20米,可以將300公斤的物體送到離地球300公里高度的軌道上。據悉,此前已成功完成8次商業發射。而本次販售的是火箭發射服務和品牌服務,賣家可以在運載火箭上冠名,還能去衛星發射現場觀摩發射。
f313d517-ce1e-42be-b7ce-57e0b06ebebb
4月1日愚人節晚間,快舟火箭首席科學家市場部部長曹夢和薇婭進行了直播對談。由於此產品(服務)太過特別,原價4500萬人民幣的火箭發射做了直播優惠價4000萬的設定,故而被網友們稱為“史上最優惠折扣”。由於下訂的模式是預付50萬人民幣的訂金,直播期間,薇婭不認為自己能賣出這樣的商品,故而不斷提醒網友們,不要衝動下單,不要衝動下單;只是,她萬萬沒想到,當快舟火箭正式鍊接上架5分鐘,居然有800多筆50萬人民幣訂金就刷~刷~刷~地霸氣的給付,迫使薇婭和航天科技公司確認後,快速下架。
這宇宙的第一單4000萬的火箭銷售,瞬間進入了大賣場上魔幻搶購的時刻;雖然有人事後認為此銷售之公關宣傳操作,遠勝於銷售本身,而具體明確買下火箭的買家是原本就和武漢科工有來往,並已發射16顆衛星的吉林長光衛星技術有限公司。
但也許就如薇婭在直播間所談,如果透過她的直播間,讓更多的朋友認識大陸航天科技發展的現況,也是一件很棒的事!
延伸閱讀:
愛看直播購物的都是女性?你可能誤會了~
網紅直播主李佳琦─雙11個人銷售額10億人民幣

想關注中國大陸產業資訊?按讚追蹤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對大陸營銷、產業、就業有疑問想發問交流?加入我們社團:前進新大陸:中國大陸商業討論區

疫外崛起02

疫外崛起:網路公司轉身成為站在風口上的豬

文:Ray。本文取材自前進新大陸直播,邀請前進新大陸媒體總監陳澤琪分享疫情之下互聯網產業的發展變化,後續動向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站在風口上,豬都能飛;小米創辦人雷軍曾如此形容大陸互聯網產業早年崛起的過程。只是,這樣的機會曾經一度被認為只屬於馬雲(阿里巴巴)、劉強東(京東)等集團級別所專享。

2020新冠肺炎爆發,大陸線上與線下經濟再次產生劇烈的變化。觀光旅遊、航空、餐飲、電影莫不受到影響。但危機也是轉機,為能阻斷病毒人傳人的風險,反加速了「線上需求」的增長,從疫情發展至今,遠距醫療、新零售、線上文娛、遠距辦公、知識付費、線上教育等多個產業需求大大提高,前進新大陸調研團隊透過直播解析—疫情下大陸互聯網企業再次轉身為站在風口上的豬,並以提供台灣能掌握此一正在發展中的趨勢。

階段一:消費轉移,遠距醫療、新零售、線上文娛進一步成長

新冠肺炎爆發後,湖北武漢在1月25日開始封城。

從封城開始到2月3日過年結束後的上班日,這段時間中國大陸各地的人開始減少出入公共場所,更多的是待在家裡。春節旅遊、賀歲電影的需求都大為下降。雖然大部分的人出門不易,但仍須滿足日常需求,因此產生「消費轉移」,許多人轉往線上電商,購買日常用品。

遠距醫療:線上看診需求大增

城鄉差距和大陸醫療資源普遍分布不均下,實體醫院負荷不了大批患者的需求。有小感冒的民眾,或是長期慢性病的病患仍須得到照顧。此時,遠距醫療就能補足此醫療的缺口,並成為第一波受惠的互聯網產業。

透過遠距醫療加上線上問診,可以減輕實體醫院的人流壓力,同時搭配藥品配送,解決掉許多民眾就醫的需求。據統計阿里健康的線上問診訪問量,此期間每日服務近40萬的人次;另一家平安好醫生根據《明報新聞》報導於2月公布線上問診量提升9倍。

阿里健康

線上文娛:在家看電影不跑電影院

過年無法出門,娛樂需求就都移轉到了線上。此期間手機遊戲、影視、音樂都大量成長,深入報導可參考〈疫外崛起:國際創投看台灣創新創業的影響與商機〉報導。字節跳動旗下的抖音,在這之前已經購入了許多音樂的版權,在疫情期間流量也大幅提升。文娛產業,電影產業影響最劇。

原本預計於春節期間院線上映ˊ之所有電影都下架停播,而此期間,抖音的母公司字節跳動以六億人民幣購買徐崢導演執導的《囧媽》版權,並開放於今日頭條、抖音、西瓜視頻免費播出,這個模式和傳統電影模式大為不同,開啟了電影業的先河,更是顛覆了原本電影產業的營利模式。

新零售:盒馬鮮生

許多家庭在過年期間有儲備一些糧食,春節期間食物還算充裕,但春節快結束後,封城讓進出家門都受到限制,該怎麼採購呢?同時有一些老人家行動不便、距離較遠,要去採買也非常不便,這時線上購買的需求就會湧現!

延伸閱讀: 迎來下個浪潮的新零售

2016年馬雲於杭州雲棲大會首次提出「新零售」口號,大量資本投入新零售運作。發展至今,阿里巴巴旗下的新零售代表盒馬鮮生,以「超市+餐飲+外送」的方式,滿足民眾吃熟食、吃生鮮的需求。而在杭州的房市市場,也出現了所謂的「盒區房」,也就是房子方圓3公里內有盒馬鮮生,因為3公里內下單可以30分鐘內送達。

在這次疫情之中,許多家庭無法外出用餐、自家烹煮也缺乏食材,就造就了盒馬鮮生這類新零售的需求提高。雖然封城,但外送仍可運作,透過外送支撐起各個家庭的日常所需。

此外,盒馬鮮生在這次疫情之中,提出了「共享員工」的措施。

何謂共享員工?疫情影響讓許多餐飲業者業績下降,必須透過降低成本、無薪假、裁員來度過難關,但與此同時盒馬鮮生的需求卻是大量增加,急需有經驗的員工來完成工作。盒馬先生便和這些企業簽訂短期合約,在疫情這段時間吸收原本要被裁員的人力,讓餐飲業者與從業人員都能度過難關,也滿足盒馬鮮生對於短期人力的需求。阿里巴巴也透過既有的電商基礎,向世界各地採購物資,源源不絕送往各城市。

由此可見,互聯網公司運用既有的人力物力,在網路的支持之下,疫情期間可以迅速發會力量來支援災情,不論是物資上、資訊上甚至是短期雇傭,都能對受疫情影響的社會提供幫助。

階段二:無法上班!工作、學習、銷售需求提高

春節過後,交通、封城都讓許多員工無法回到公司上班,然而春節已經結束。若不工作,一家生計該怎麼維持?企業營運該怎麼繼續?這些問題都困擾著廣大上班族與企業主。

遠距辦公:不進辦公室,也可以辦公!

在台灣、歐美市場,遠距辦公應用平台以線上視訊ZOOM、協作溝通軟體Slack,協作工作文件以Google文件為主。在大陸則有三個辦公室線上平台正在搶分市場份額,分別是騰訊旗下的企業微信(簡稱企微)、阿里巴巴旗下的釘釘、字節跳動旗下的飛書(海外版稱為Lark)。與一般通訊應用的差別在於,企微、釘釘、飛書將辦公室工作裡的開會、視訊、雲端檔案等,都匯入同一雲端SaaS系統,讓所有線上雲端辦公更為便利應用。

此其中最值得關注矚目的為字節跳動低調內部推動開發的「飛書」。和騰訊、阿里巴巴不同,原飛書僅屬該企業內部,和國際工作團隊鍊接工作所使用。2017年字節跳動先於國際上推出Lark(飛書國際版)進行產品推廣,直ˋ至2020疫情下,大陸大量企業需求遠距辦公應用,字節跳動始大力於大陸內推,並且從原設定大陸企業三年免費使用的條件下,到無限期、無限制全面開放飛書,免費提供大陸企業應用。

知識付費:除了娛樂,你可以更上進!

如同前面所提到,新冠肺炎讓許多人在家無法出門,促使遊戲、影音娛樂需求大增,但玩樂之後,過年結束也必須面對「現實」。職場的競爭壓力讓許多人都有付費學習的習慣,疫情影響之下,「學習」也成為娛樂之外的重要選擇,線上知識付費,就成了下一個爆發的產業。

大陸民眾對於學習的渴求,也讓大陸各項知識產品爆發成長,知識付費之中,以「混沌大學」和「得到app」最為台灣人所知,前者推出49天連續線上直播、後者推出免費聽書兩個月,一方面支援疫情,另一方面也是行銷需求,讓知識付費加速普及,深入其他民眾生活之中。

直播:實體沒人來,都來靠直播

除了知識付費app做直播之外,許多培訓中心、教育體系,都做直播,讓更多在家民眾可以學習,由於實體經濟受到影響,許多店家紛紛也改用直播替代,讓店裡即使沒人來也能持續銷售。另外,知名網紅薇婭、李佳琦在疫情期間也持續直播,為了2月14日情人節做準備。

社交電商隨著微信、直播、抖音也開始蓬勃發展,越來越多網紅運用自己的影響力開始「賣貨」,不少人因為疫情關係而工作收入受影響,取而代之就靠社交電商來販售商品,社交電商也因此受惠發展。

延伸閱讀:網紅直播主李佳琦─雙11個人銷售額10億人民幣

階段三:停課不停學,線上教育讓學生沒有假期!

你被KO種草了嗎?

文 _ 周億如。歡迎關注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

近幾年KOL的崛起,可以展現在各平台方面上,妥妥的霸佔了好幾年的風口,不管是微博大V、Instagram網紅、抖音的達人、Youtube的創作者等等,遍佈生活各階層的方方面面,大家都開始意謂到流量的重要性。 

流量紅利背後的陰暗面

上個月初,大陸兩名女孩模仿了網路上鋁罐製做爆米花的影片,過程中操作不當引起爆炸,其中14歲的少女因傷重去世,另一名12歲的女孩則仍在治療,事發後引起輿論指向辦公室小野應該要對這起意外負責,雖然之後澄清兩位女孩並不是因為看了辦公室小野的影片進行模仿的,但仍有一部分的人不願意買帳,也引起大家的思考與討論,究竟在博眼球的同時,是否也要負起ˋ相關的社會責任。

並不只是網紅需要負相關的社會責任,平台也必須要嚴加規範其內容的正確性,杜絕不良內容的產生,才能培養出一個優質的內容平台,在7月底被下架的小紅書,其中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平台規範不全,導致負面消息纏身用戶滿意度下降,平台上充斥著假貨、虛假廣告、業配以及違規內容等等,目前平台仍就處於無限期下架的內部整改中。

小紅書在二O一六年上線,初期概念主打「發現全世界的好東西」,塑造一個讓用戶分享內容的平台(UGC),一開始平台內容以海外購物為主,配上用戶上傳的真實購物體驗,吸引了不少用戶入住在上面查看資訊與心得,初期就累積了一批粉絲,而後二O一七年標語從「發現全世界的好東西」變成了「標記我的生活」更加偏重用戶內容分享的部分,有了中國Instagram的美稱,後來二O一八年范冰冰、林允等明星進住引發群聚效應,月活用戶逼近三千萬,成為中國第一大女性APP,也是最會帶貨的內容社交APP,同時也帶動了流行用語「種草」的傳播,在小紅書上的爆紅的熱門商品,往往都會成為當季的熱賣色。

因為門檻低、帶貨猛,小紅書上開始出現大量的寫手,只要上百度一搜「小紅書代寫」,就可以找到許多廠家提供這類服務並包含完整的報價,不僅可以代寫代發還可以刷流量點讚、評論收藏、買粉絲、上熱搜等操作,這也成為小紅書上最大的亂源以及致命傷,用戶接受熱門文章的推薦卻買到了假貨,或被推銷了根本不好用的三無產品,造成用戶信任度日益下降,除了黑心廠家外,也有用戶為了自抬身價上網去買粉,或是蹭品牌熱度,假裝得到大牌品牌的代言,發該品牌的廣告文,無意中拉低了品牌形象,或是在根本沒有用過產品的情況下發推廣文,為來路不明的商品背書,這些都重創了小紅書的形象,但目前並沒有一個很好的規範可以管束社區內容。

延伸閱讀:達人經濟引領粉絲消費新潮流

經濟紅利衰退 KOC順勢崛起

相對於以前隨便投放都能帶來效益的風口時期,現在廠商得用放大鏡仔細檢驗每一個KOL是否有被投放的價值,檢視自己的每一分錢是否花的有價值,加上越來越多廠商無法再花大錢請KOL代言、推廣產品,在這些情況下廠商轉而向那些比較不出名,又相對便宜的小KOL伸出橄欖枝, 於是KOC就這樣誕生了。

在8月底被不斷刷頻的新興名詞KO?,就是把各式各樣的KOL分門別類,並且搭上幾個電商風口,像是母嬰、幼兒、時尚、能源、汽車等等,所創造出的新興名詞,目前有著巨大影響力的KOL仍多以漂亮的小哥哥小姐姐為主,也以女性向粉絲居多,種類大多是美妝、穿搭、搞笑居多,真正切入男性粉絲族群裡的還是比較少,顯示著廠商仍舊期待有專精其領域的KOL出現(垂直類KOL),但在這些領域裡頭部的KOL尚未出現時,眾多廠商都把眼光瞄準了KOC(Key Opinion Consumer),比一般素人多的一點影響力,又比不上KOL的呼風喚雨,用一句話來形容就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但其最大的優點就是垂直、好用、便宜、方便,分類比KOL更垂直更有深度,合作又不像KOL那麼多條條框框的流程,在這經濟普遍下行的年代,KOC對一般廠商而言顯然是一個更加經濟實惠的選擇,小紅書就是KOC活動最為熱絡的地方,如果說到這裡你還不懂KOC,基本上只要打開小紅書轉過一圈後,就可以對KOC有一些初步的概念與認識。

相互影響的KOL與KOC

雖然KOL與KOC看似有點瑜亮情結,但在廠商眼裡卻是相輔相成的兩大殺器,廠商先找KOL制定好廣告後,再輔以KOC大量投放,以製造刷屏的效果,這點在抖音上效果最為顯著,那些能在抖音上霸屏一陣的內容多是如此操作的,若用其他平台來舉例,就像今天廠商向李佳琦投放了一隻口紅,這時用戶對口紅好感度大概在六十到七十%左右,那現在消費者普遍會在購買前先上網查資料,廠商再大量的向小紅書上KOC投放廣告,消費者就完整的接受到了兩次廣告的投放,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用戶好感度基本上可以達到八、九十%,那銷量自然就帶起來了,因為KOC最大的賣點就是真實感,一般用戶第一時間是分不出來這則訊息否為廣告推銷,但用戶信任度會隨著廣告次數遞減,因此拿兩位相同的KOC做比較,廣告次數越多的KOC效益越差,這也是小紅書後來的硬傷,不過上面的例子顯然是有錢甲方爸爸的做法,可以花大錢讓KOC替KOL抬轎,抖音上的熱門的品牌挑戰大多也是如此操作,至於沒錢的那些小廠商,選擇KOC的原因不外乎一個字,窮。

相較KOL全部平台同時投放,KOC的投法五花八門,廠商在平台選擇上也各有不同,唯一的共通點就是只要語言真實、平易近人,就會被用戶買單,所以在形式上沒有一定的規範和要求,並且價錢只要KOL的四分之一,一般在投放平台上的挑選,公眾號比較適合民生方面的產品,但也依照公眾號性質而定,用戶沒有一定的樣貌,抖音上青少年眾多適合投放年輕人的產品,小紅書則是瞄準女性消費者的產品,微博和抖音差不多,以上平台除去公眾號其他都需要一定數量的KOC才能堆疊出效益。

KOC亂象 考驗平台自制力

KOC這個名詞剛誕生於八月底,但早已不是新概念,早在2年前國外就有提出過類似的名詞(micro-influencer,微型網紅),昭示著全球的流量經濟走勢一致,但目前仍無法有人能精準預測流量經濟接下來的走向,最終KOC與KOL會走向哪裡,以及KOC是否能超越KOL成為未來趨勢,但至少目前KOL在網路上經營許久,背後也有公司以及團隊的把關,會承擔一定的社會責任,懂的規範與自我約束,頭部KOL依然有著巨大的優勢,相對KOC在與廠商對接時連簽合約都不用簽,相關言論在事後也很難追查其責任,上面提到兩位女孩因模仿網紅視頻被燒傷的新聞,後來就被證實是模仿其他的視頻所造成,這類人為了想紅只求吸睛博眼球,前陣子在小紅書掀起流行的自製面膜與刮臉也是如此情形,配上一張張誇張的前後對比圖,吸引用戶爭相模仿,而許多人在照著操作以後表示根本不如筆記上說的那麼有效,甚至還出現了皮膚潰爛、過敏等情形,綜合以上情形,KOC想要取代其地位恐怕還要經過一連串的考驗。

截至目前為止,小紅書仍舊處於下架的階段,究竟在整改過後的小紅書能否力挽狂瀾重新奪回用戶的信任,對平台上的不法內容進行管制和規範,將平台風氣撥亂反正打擊虛假內容,不再讓劣幣逐良幣,還給用戶從前的優質社區平台,這些都勢必要給大眾和用戶一個交代。

延伸閱讀:
網紅直播主李佳琦─雙11個人銷售額10億人民幣
你今日頭條一下了嗎?
今天TMD不罵人,而是大陸互聯網新小巨人

想關注中國大陸產業資訊?按讚追蹤前進新大陸粉絲專頁